舌尖系列:飘香的甜辣酱

文字下午茶2019-01-11 03:29:03


编辑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真的满心欢喜。文章以“甜辣酱”为线索,不仅写出了祖孙之间的温情,还写出了“甜辣酱”的制作过程,同时还弘扬着一种优良的家风。真的堪称一篇佳作,值得所有同学们借鉴学习。点赞!

飘香的甜辣酱

文/牛耀轩



上小学时,我和爸妈每周末都要回姥姥家团聚。姥姥每次都为我们准备一桌丰盛的饭菜,但最让我难忘的是那一罐小小的“甜辣酱”……


一个周末,我们又回到了姥姥家。我迫不及待地下了车,飞奔到姥姥家门口,我忍不住大声呼喊道:“姥姥,姥姥——”


姥姥打开门笑呵呵地说:“轩轩回来了!”


“姥姥,今天做什么好吃的?我可最喜欢吃您拽的拽面了。”


“那咱就吃拽面。”姥姥一直微笑着。


“快点快点儿,我快饿死了!”我指着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嚷道。


这时妈妈走过来,严肃地对我说:“怎么这么没礼貌?说话不能小点声儿吗?”然后就去厨房帮忙了。我只好无趣地看着电视,演的什么根本没看进去。


中午时分,姥爷就端着做好的拽面放到我的面前,说:“饿坏了吧,快吃吧!”


他转身又从厨房里拿了一瓶酱,小心翼翼地放到桌上。


“这是什么酱?”我好奇地问。


“是你姥姥自己调制的酱,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快尝尝吧!”


我用力拧开瓶盖,用勺子挖了一大勺,涂在拽面上,再搅均匀,挑起来放进嘴里,连连叫道:“香,香——”吃了几口,还觉得不过瘾,我便拿起勺子,蘸了点儿酱,再用舌头去舔勺子,刚入口时又香又甜,含一会儿后就有一股辣味儿,这时我的心中萌发了一个名字——“甜辣酱”。


我对姥爷说:“这酱有点儿甜,还有点儿辣,干脆就叫——就叫甜辣酱好了。”


姥姥在一边听了,连连点头说:“好,好,就叫它甜辣酱!”


我接着说:“姥姥,反正您退休了没事做,就卖这‘甜辣酱’吧,生意肯定好!”


姥姥摇摇头,笑着说:“这个手艺我可不外传哦!”


……


开学后,我把“甜辣酱”带到了学校,吃饭时与同学们一起分享,伙伴们都夸赞酱的味道好。但是我心中始终有一个疑惑——这美味的“甜辣酱”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我记得那是快放暑假的日子,考试结束的我已经在家休息,可爸妈却还要上班,他们就让我去姥姥家住几天。我一进姥姥家门,就闻到了香味儿,姥姥和姥爷恰巧在做“甜辣酱”……


“太好了,今天我终于可以一睹为快了,看看这好吃的甜辣酱是怎样变出来的。”我兴奋地快要跳了起来。


只见姥姥准备了青椒、蒜苔、尖椒、大蒜、葱……外加一堆调味品。


“轩轩,好好看啊,这个手艺现在就传给你。”


“我一定好好学,争取一次就学会!”我向姥姥下了保证。


姥姥先把菜洗涮干净,剥皮儿,切丝,剁碎,混合起来一股脑儿倒入罐子里,又加入好几种调味品,然后用勺子用力搅拌,那勺子一上一下有节奏地挥动,仿佛一只小猫咪在玩弄一个小皮球,扔出去,叼回来,再扔出去,再叼回来。那熟练的动作深深吸引了我,自己的手也情不自禁地上下舞动起来……


大功告成!”姥姥的话让我醒过神来,看着这一罐刚做好的甜辣酱:它的颜色是各种绿色的混合,就像草坪里深深浅浅的草芽儿。上前嗅一嗅,一股略带辣味的香甜直扑口鼻,真是色味双美!


哦,原来一罐小小的甜辣酱居然需要这么多道复杂的工序!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小伙伴,有福利哟,记得领取啊)


iphone用户赞赏通道

推荐阅读:

       旧时光:陀螺

       旧时光:一树桐花开满园,几度梦寻难相见

       旧时光:停电

上一篇:

      舌尖系列:姥姥做的红烧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