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 开发商丈夫破产后 ,衢州“亿元儿媳”微信卖辣酱拯救这个家

新媒体销客2018-11-07 16:35:00

本号定位:分享公众号案例及技巧

我们有50000个群来推广公众账号,增加粉丝、浏览量。联系微信:510156345

从2015年秋至今,柴美娟成了微信朋友圈里的“微商达人”,名字响彻浙江衢州、杭州一带……柴美娟是一个“80后”江南美女,长在出美女的浙江衢州江山市,她虽是小家碧玉,却因其美貌和善良,嫁入当地一个亿万富豪之家,养育了一双儿女,被丈夫宠被公婆爱,生活繁花似锦。谁知2012年,夫家的房产公司因资金链断裂破产,别墅、豪车被拍卖抵债,丈夫和公公婆婆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分别获刑,柴美娟也从云端跌入谷底。此时她才30岁,美貌、高雅犹在,许多人怀疑她能否留在夫家,更有人传出她的绯闻和谣言……可柴美娟就像一艘小船在逆风中行驶,做了一件看似无法做到的事,最终实现了华丽转身……


柴美娟近照



美貌和善良无价,小家碧玉嫁入豪门,1982年,柴美娟出生在浙江省衢州江山市城郊,这里山青水秀,自古出美女。她从小就是周围人羡慕的美丽小公主,因五官长得与出生在江山的影星何晴神似,上学时,她被同学们称为“小何晴”。柴美娟父母在城郊的水泥厂打工,她还有一个弟弟。她读书并不算好,只上了当地的一所职业中专。1999年,17岁的柴美娟中专毕业后,到江山市区2路公交车上做了一名售票员,她身段修长,容颜姣好,成了当时江山市民口中的“车花”,一些爱慕者为多看她一眼,竟从站头坐到站尾。柴美娟表姐在江山开旅游公司。2001年,她成了表姐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兼导游。2004年秋天,表姐说一个房地产商太太看上她了,想娶她做儿媳,她淡淡地说:“说不定人家看不上我呢。”富太太姓汪,丈夫经营一家房地产公司,福建也有楼盘,在当地小有名气。儿子陈志亮从山东一所医科大学毕业后,在父亲的公司负责工程。身为“富二代”,陈志亮身边不乏美女,但他都看不上,他要找一个“既美又善良的女人”做老婆。


柴美娟在家做辣酱




两人第一次相亲颇有戏剧性。陈志亮装作游客来旅行社问报价,不着边际地问一些旅游话题。柴美娟有些恼了:“这位先生,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你可以暂时休息一会,看看我们的说明。”体重两百多斤的陈志亮憨憨地笑道:“我是你表姐介绍的。”说完给了她一张名片,开着奔驰绝尘而去。


柴美娟有些意外:这个高傲的大胖子,就是表姐要给她介绍的男朋友?颜值显然没有达到她的标准!她将见过陈志亮的事告诉了父母,父母也并不看好:“这孩子太胖,以后可能身体会不太好,而且他们家那么有钱,怕他欺负你,瞧不起我们。”


柴美娟听从父母的告诫,对陈志亮并不热情,陈志亮却隔三岔五就开车过来看她,态度越发谦逊,一点也看不出高傲的样子。柴美娟反倒不好意思了,就和他礼貌性地“约会”着,吃吃饭、散散步,陈志亮偶有亲昵的举动,她总是巧妙躲开。


两人交往了半年多,柴美娟觉得陈志亮真诚、实在,为人处事周到体贴,没有一些“富二代”骄奢和虚荣的坏毛病。他父亲白手起家,吃尽辛苦创办了企业,一家人勤俭纯朴,也没有低看她一家,心里逐渐接纳了他,但她始终坚守着一条底线:不得到婚姻的承诺,绝不与他发生身体接触……


2005年夏天,陈志亮得知柴美娟要带一个教师团去张家界旅游,悄悄找到柴美娟的表姐报了名,表姐配合得很好,直到他上了火车,柴美娟才知道,她心里不禁涌起一股暖意。火车每到一个站点,陈志亮都能讲出这个城市的风土人情和风味小吃,柴美娟心知肚明:这些知识都是他临时“恶补”的。想着他的痴情,她爱的天平开始急速倾斜。


张家界的风光吸引着他们。在著名的猛洞河漂流景区,两人坐同一条船漂流,急流处船上下颠簸,柴美娟失去重心,陈志亮顺手搂住她,她心跳加速,但她怕再遇惊险,一动也不敢动。船稍稍平缓下来,后,柴美娟满脸通红地挣脱,把陈志亮拉到没人处说:“你家那么有钱,我怎么配得上你?”“我对着张家界发誓,你的美貌和善良是无价之宝……”柴美娟闭上湿润的双眼,接受着他的亲吻和拥抱……


2006年元旦,柴美娟和陈志亮“奉子成婚”,婚礼在江山宾馆举行,却没有富豪婚礼通常的豪华和气派,仅四五十桌宾客、几辆车子而已。这也是尊重柴美娟的意思,她父母和亲戚都不大富裕,排场太大,对比太明显,容易伤到她家人的自尊。


不久,柴美娟生下了健康可爱的儿子,被夫家当成“功臣”,捧在手心,呵护有加。此时,夫家在福建、浙江都有热销的楼盘,生意如日中天,日进斗金。她专心在家带孩子,无忧无虑,十分幸福。


那时,陈家在江山城区有两套别墅,上海有一套别墅,还有几套商品房,外加近千平方米的办公以及店面房,柴美娟公公开着价值200万的宝马,丈夫陈志亮开的奔驰值160多万,柴美娟带孩子出去玩的座驾也是价值近60万的雷克萨斯。


柴美娟除了带孩子,几乎不用做家务,婆媳关系也相处得很融洽。那时,婆婆才46岁,两人一起化妆、健身、出去游玩,常被人误认为是亲姐妹。


陈志亮偶尔因在外惹了些不快,回家发脾气,聪明、贤惠的柴美娟四两拨千斤,从不和他顶撞,总是等他消气后,再用柔性的姿态化解矛盾,结果总是陈志亮抱着她道歉:“老婆,我错了,对不起!”


儿子断奶后,柴美娟主动要求去公司上班,她成了销售总经理。她穿着一身得体的职业装,气质华贵且脱俗,与客户打交道游刃有余,业绩一路上扬。她尽量保持着小家碧玉的本色,与员工们一起吃盒饭,一起出游,就像漂亮、温柔的邻家姐姐。


柴美娟很低调,但毕竟嫁在富豪之家,又担任销售总经理,是公司“形象代言人”,需要出席一些重要的生意聚会,陈志亮为她添置了一些比较奢侈的品牌,如欧米茄手表、香奈儿套装,卡地亚首饰等,这些奢侈品穿戴在一个美少妇身上无疑是锦上添花,柴美娟走到哪里,都会收获一路的“眼球”。那些年,她一度成为小城引领潮流的时尚达人。


从云端跌入谷底,繁华落尽人有情

2010年,柴美娟再次怀孕。此时,夫家的事业已达到巅峰。通过关系,丈夫把柴美娟送到香港伊丽莎白医院产女。陈志亮喜不自禁,在香港买了很多燕窝等高档滋补品,给妻子养身体,又给柴美娟在香港买了不少奢侈品。那时,柴美娟觉得自己的人生够圆满了,她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柴美娟生女返回江山不久,公公做出决策,斥资一亿多元,拿下江山城中心最核心的一块地,准备打造江山最豪华的城市中心住宅公寓。在公寓建设过程中,因资金不足,公公以较高的休息向民间集资。谁知此后,全国楼市不振,加上经营不善,致使公司资金链断裂,企业陷入资不抵债的状态。


2012年5月17日,集团法人代表陈志亮被江山警方带走,柴美娟的公公婆婆也被警方控制。6月18日,家族成员多方筹资无果后,集团不得不宣布破产,随后陈家的豪车、别墅统统被法院拍卖抵债。柴美娟一下子从云端跌入谷底,从一个豪门媳妇,变成了负债累累的“负太太”,昔日荣光黯然失色。家庭的这一巨大变故,让柴美娟简直不知所措,感觉大厦已倾,她无力回天!


为了打探丈夫的消息,设法让丈夫得到轻判,柴美娟去杭州请了最好的律师,配合政府积极偿债,但她此前并未过问集团财务,她其实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要同时去做这些事谈何容易?丈夫被关在看守所,她白天为了打听消息四处奔波,看尽白眼;晚上回到家,看到两个年幼的孩子,她常常掩面哭泣,呆呆坐立窗前,任泪水恣意横流。她想起和丈夫一起带孩子出游时的快乐,想起和公公婆婆在一起时其乐融融的情景,想起自己人前人后风风光光的日子……她常关掉室内灯,垂泪到天明,随思绪回放往日的幸福。那时那刻,她最想做的事就是依偎着丈夫宽厚的肩膀,带孩子去过最普通人家的生活,她不要大富大贵,只要一份安稳与宁静。


本文女主人公柴美娟



哭归哭,想归想,柴美娟意识到自己成了一家的“主心骨”,她不能一味地自怨自艾、一直痛苦和萎靡下去,必须努力振作起来,去直面新的一天!


2013年春节,除夕下午三点,柴美娟终于和律师一起去看守所见到了丈夫。大半年没见,陈志亮被剃了平头,穿上了马甲,体重从230斤下降到200斤。“美娟……”陈志亮喊了她一声后,便哭了起来,这是丈夫第一次在她面前哭泣。以前,他在大家眼里是一个能干的“富二代”,是整个家族企业的接班人,他有才华有魄力,似乎无所不能,现在却落难如此,表现得这么脆弱……面对这强烈的对比和落差,柴美娟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此时,看守所外此起彼伏地响起了除夕的鞭炮声。这是万家团圆的日子,柴美娟和丈夫却在看守所以这种方式相见,她又怎能不难过?陈志亮不断自责,哽咽道:“美娟,你要是挺不住就不要硬杠着,离婚吧,我会签字同意的,不会拖累你。”


“你忘了在张家界对我发的誓?我们会白头偕老,一起看着儿子女儿长大……”柴美娟含着泪说。


儿子已上小学,天天追问爸爸去哪了?刚刚学会说话的女儿,也常咿咿呀呀地对柴美娟叫着:“我要胖爸爸,我要胖爸爸。”柴美娟只好向儿子撒谎:爸爸去国外赚钱去了。又抱起女儿一阵亲吻,安抚女儿:“爸爸赚钱,给妞妞买新衣服洋玩具。”看着两个孩子天真的眼神,她却有撕心裂肺的感觉。


公司破产后,法院给柴美娟家留了一套小区的普通商品房。没了昔日的豪宅,柴美娟并不觉得有痛苦与不适,最让她留恋的是当初家里的欢声笑语。豪车被法院拍卖后,柴美娟用了一辆价值10万左右的家庭代步车。儿子低着头问她:“我们家以前的奔驰、宝马呢?”柴美娟说:“爸爸生意不好做了,等将来爸爸从国外赚到钱了,再买好车。”儿子似乎懂得了父母的难处,以后便不再追问。


因为疲于奔波,柴美娟将父母接到家里,更多的时候,两个孩子的吃喝拉撒由外公外婆打理。她的伤,父母看在眼里,他们用近乎讨好的方式为她打理着家务,看着华发丛生的父母为自己辛苦操持,柴美娟常常惭愧不已:“女儿不孝,让你们操心了,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好好报答你们。”父母并不多说什么,默默地帮她照顾孩子,操持家务。


因为公司欠下的债务,以及为丈夫打官司的事情,柴美娟不免要接触一些政府官员。一次,她去找一位局长,局长将办公室的门大开着,声音异常响亮地对她讲话,柴美娟明白局长是怕别人传出与她的“绯闻”。这时,她确实需要求人,却从没想过要利用自己的美色,那也是她所不屑和瞧不起的。也许是之前富豪的家庭背景,也许是她的美貌,也许是不愿让人说是“乘人之危”,官员和商人们都刻意和她保持着距离,这倒也成全了她的清白。


但是,谣言还是无处不在,有些谣言传到了柴美娟公公婆婆的耳中。他们和儿子都没有行动自由,公司庞大的债务官司要儿媳打理,一家的日常 用度要她操心,孩子的成长教育也要她去爱,这一切,柴美娟的公公婆婆都心知肚明,并从内心里感激这个重情重义的儿媳,他们没有丝毫怀疑她,反而宽慰她:“让他们嚼舌头去,我知道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我们相信你!”这种危难的时候,公公婆婆的信任,一家人的团结比什么都珍贵。


小店主华丽转身,爱的小船逆风扬帆

2014年5月12日,陈志亮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江山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其父母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相应罚金,对三人未退出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虽然一家三个人同时受了刑责,但毕竟可以团聚了。陈志亮的回家当晚,柴美娟在枕畔问他:“听到一些风言风语,你会不会怀疑我对你的忠诚?”


陈志亮一把揽过她说:“我怎么能不相信你,你是我一辈子的爱人,我们要守着好好过日子。”柴美娟紧紧地抱着丈夫,禁不住潸然泪下。


微信卖辣酱的柴美娟



一家人算是团圆了,但如何维系日常生活,却成了摆在一家人面前的大难题。柴美娟想过做餐饮,也想过卖服装,但家里负债累累,她借不到钱,娘家也没能力帮她。她见微信朋友圈内摆满了各种商品,卖香水、化妆品乃至农产品的应有尽有,因为是零成本,她觉得自己也可以做微商。在涉足房地产之前,婆婆曾在衢州市城区开过饭店,婆婆娘家祖传的秘酱是饭店一绝,生意一度很是红火。柴美娟想就微信里试试卖辣酱。她当即和婆婆商议,试做一个月,就取名“汪太名酱”( 婆婆姓汪),看能不能卖得出去。婆婆知道她用心良苦,同意了。


2015年9月1日,两个孩子开学后,柴美娟便在朋友圈发了第一条辣酱广告,从材料的采购到成品,都由她和婆婆亲手挑选制作,一粒粒大蒜,一颗颗生姜,被手工切成蒜粒、姜粒,加上独有的秘制酱小锅熬制而成。她是第一个在微信上卖辣酱的,生意还不错。开始只有猪肉酱和牛肉酱,只供应江山本地顾客,大家尝到以后都会在朋友圈里给好评,也不断地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帮她转发,以至江山市民中流传着“买辣酱找汪太”。


柴美娟第一次送货,是接到一个男士的微信语音,让她送一瓶牛肉酱到江城北路,在中山路小学门口等。她一听到是男士的电话,心里还有点忐忑不安,她把牛肉酱送到时,微信这位顾客,也一直没有回音,她心里着急是继续等还是先回去。她又等了十几分钟后,对方让孩子来取了牛肉酱,并在微信里不断地跟她道歉,说不好意思浪费了她的时间,柴美娟并没有责怪他,后来对方在朋友圈里不断地给她好评,还帮忙介绍了很多顾客。从这以后,她也多长了个心眼,让顾客一定要留下联系电话。


10月15日,柴美娟向国家商标局注册申请了“汪太名酱”这个品牌(目前,正在受理阶段)。10月22日,儿子学校里秋游,老师布置要带自制的食品去秋游,柴美娟和婆婆给儿子准备了卤味鸭掌、鸭头等,秋游回来的儿子大声喊饿,忙不迭地在厨房找吃的。柴美娟很纳闷,给儿子带了不少吃的,难道还吃不饱?儿子兴奋地说:“我们可以卖卤味了,同学们都说我带的东西太好吃了。”柴美娟受到鼓舞,又开始推出多款卤味系列。


每瓶酱的利润也就10元左右,最好的一个月,柴美娟卖了一千多瓶,每天经常忙到很晚,下午两三点吃中饭很正常,为了能如约交货,她常常只是烧点面条,简单填饱肚子。为让生意更加稳定,每天同城也都由她一个人送货上门。她不施粉黛、不戴首饰,就穿着普普通通的服装,开一辆普普通通的车去送。想想以前的富豪生活,再看看如今的落差,有时她心里还真不是滋味,朋友们都说她瘦了。


婆婆每天不停地切辣椒,眼晴都辣得睁不开,柴美娟在厨房帮婆婆打下手,葱白的手指上起了茧。陈志亮之前做的都是大工程,现在他找不到活干,就在家里帮忙打包、发快递,柴美娟想想他一个大男人,让他天天陪着她转可不行,应该去发挥他自己的长处,于是对他好言相劝。慢慢地,陈志亮也愿意去接一些小工程的活干,柴美娟知道他心里很不乐意,她希望丈夫慢慢接受现实,从头再来!


网易衢州站主编周寰是江山人,他回乡探亲时,在朋友圈内看到柴美娟发的外卖酱料后,试着叫餐,只有不到50元的食品,昔日的美貌富姐,竟然穿过整个江山城送来。周寰很是感动,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在朋友圈里替柴美娟起劲吆喝。柴美娟开始用快递发辣酱去外地,常有顾客反应漏油了或者瓶子破碎了,明明破了一瓶,对方可能会说两瓶或更多,让她重新补货。当时,她收到信息心里虽一万个不情愿,但顾客是上帝,她会很耐心地给对方赔不是,再重新发货。也有顾客说漏了点油没关系,你挣钱不容易,她又得到有些许的安慰。


慢慢地,柴美娟把业务扩散到了外地,最远的已售到海南、内蒙、新疆、黑龙江等地,口味也多了,应顾客味蕾不同,各个品种的辣酱,分为小辣、中辣、尖叫辣。2016年临近过年,她又和婆婆秘制了土味香肠,很是抢手。清明节前,她又做了清明果,让远在外地的江山人都能吃到家乡的美味。


就在柴美娟做得越来越有信心、准备继续开拓市场的时候,4月7日,公公被查出恶性淋巴癌,到浙江省肿瘤医院接受化疗,婆婆和丈夫去杭州照顾,每到周末,她就带孩子去看望,公公每次住院化疗需要四万左右,医生说要8到10次,这对刚做微商的她来说,不亚于是一个天文数字。她心里很矛盾,想是不是放弃,婆婆要照顾公公,仅凭她一个人做,她身体未必吃得消,丈夫也劝她暂时不要做了,带好孩子。可她想想自己好不容易开启的店门,如果就这么轻易关了,一切前功尽弃了,之前的大风大雨都闯过来了,她辛苦点又算什么呢?这些日子,她特别喜欢看朝阳,她相信自己做的是一个朝阳产业,她一家人的生活也会迎来曙光!


小编发言:经济下滑,三四线城市房地产或呈雪崩之势,有多少富豪破产或“跑路”。本文女主人公从富豪家的美貌媳妇,一下子变成了一个“灰姑娘”,经历了巨大的心理落差。可这并没有打倒她,她从享受复归吃苦,从绚烂复归朴素,表现出对爱情和家庭的忠贞,也实现了一次华丽转身。


我们更应该欣赏柴美娟的智慧和勇气。就像一艘逆风行驶的船,动力速度往往大于顺风速度的一倍,人适应了顺境,也要运用好逆境。柴美娟从繁花似锦中跌落,成为每天必须为生存而奔波操劳的微商店主,她没有自弃或沉沦,我们从她身上看到了中国女性自尊、坚韧的品格,看到了一种勇气和担当,这恰是我们这个多变的时代所需要的。千帆过尽,来日方长,只要信心不凋落,人生就有希望!

 求赏:新媒体销客需要大家陆续支持,以共同把平台做得更有味道更对您有帮助!打个赏吧!请长按指纹图,然后选择提示框中的“识别图中二维码” ,您可以打赏1.88元,任性哟,您的点点滴滴支持是新媒体销客前进的动力源,我们为您的成长提供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