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妈败了!这款辣椒酱37年没涨价,每年净赚8500万美金,美国人为了它宁愿换一个新议会!

西斯科创业营2019-01-15 16:09:03

作者 林川

来源 | 品牌头版(ID:ceozhiku)




老干妈不仅是中国人骄傲,更是被美国人心赞誉为“神奇的东方产品”:在亚马逊上,老干妈的好品如潮;美国奢侈品电商Gilt将其定位微尊贵调味;甚至有人在Facebook上成立了“The Lao Gan Ma Appreciation Society”(老干妈爱好者协会)……

但是,我们一直以为的辣椒酱届扛把子“老干妈”却并不是全球最火的,而是另有其人:是拉差辣椒酱(SriRaCha)。



这个辣酱在国外火的不得了,

脑残粉众多,

比如各种直播喝辣酱



还有更狠的,

直接干掉3大瓶。



买到之后的狂欢



它有着如同神话般的数据:

37年未曾涨过价,

单瓶价格1.99~7.99美元,

每年只生产2000多万瓶辣酱,

总是被迅速清扫一空,

年收入高达8500万美元,

没有请过推销员,没有打过广告,

但每年都维持着20%的年收入增长。



在美国,

是拉差就是辣酱的代名词,

不仅频繁出现在各大热门美剧中,

甚至还有粉丝自费为其拍摄纪录片,

竟然还获得了多个电影节“最佳短片”。



每年10月19日,

被定为国际是拉差辣椒酱节。

每到这一天,

各族裔的人会聚在一起,

用是拉差辣酱做各种菜肴。



它不仅在地面火爆,更是火上了天,

因为宇航员在太空味觉会变的迟钝,

NASA把是拉差辣酱列入太空补给,

以助于刺激宇航员的味觉。



令人惊讶的是,

就这么一份风头无二的辣椒酱,

创始人居然只是一位越南华裔难民:

戴维·陈·陈。



从难民到辣酱大王


1945年,戴维·陈·陈出生在越南的一个农家里,其祖籍是中国广东。戴维·陈制作辣椒酱是备受家人影响,他从小就和家人种植辣椒,并且做成辣椒酱进行贩卖。


越南战争爆发后,他就每天都到街上去,收集美军用过的食品罐。用来干嘛呢?装自己做的辣椒酱,再卖给美国军人和附近的商店。是拉差辣椒酱其实是泰国是拉差地区非常受欢迎的一款海鲜蘸料,后来风靡东南亚。


越战结束后,越南国内开始大力打压华裔,有的剥夺财产,有的直接丢海里喂鱼。1978年,在越南无法生存的戴维·陈·陈通过联合国难民署前往了美国。



但是这会,他两手空空,做点什么呢?干脆重操旧业吧。


1980年,靠着以前的积蓄,戴维·陈陈在洛杉矶盘下了一间小作坊,开始熬制辣椒酱。


但是,这个辣椒酱做好了,那卖给谁呢?戴维·陈·陈就开着一辆小货车挨家挨户地跑,这一跑不要紧,他发现美国人其实是不爱吃辣椒的。


而生活在这里的亚裔们非常不习惯,他们看到戴维·陈·陈的辣椒酱简直就是相见恨晚。这个时候,正值泰餐和越南餐在洛杉矶兴起,戴维·陈·陈的辣椒酱趁机俘获了食客们的胃。



1987年,以前的小作坊已经不能提供足够的生产量。于是戴维·陈·陈买下了加利福利亚的一处6000多平米的厂房。又买下一片地种植辣椒。还自学机械和焊接,改造生产辣椒酱的机器。


但要想做得更大就得公司化,开公司需要公司和品牌名称,戴维·陈的做法简单粗暴:以载他离开越南的货轮名称给公司命名“汇丰”,辣椒酱就叫做以前风靡东南亚的“是拉差”。为了图吉利,还把自己的属相——鸡,印在了包装上面。




很快,这款辣椒酱就受到了全美顾客的欢迎:“是拉差辣椒酱”出现在纽约名厨戴维·陈·张的百福面馆;洛杉矶和休斯敦的沃尔玛超市试点销售“是拉差辣椒酱”,然后迅速推广到全美3000多家店面;赛百味等连锁餐厅也推出辣椒酱口味的菜品和蘸料。


牛逼上了天

走进汇丰食品公司的工厂,在工厂大厅正面墙上,却挂着一张和辣椒酱完全不相干的巨幅照片——两名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在失重状态下飘浮。



为何辣椒酱工厂会挂这样一幅照片?凑近细看,答案揭晓。


照片上标注了一个箭头,指向宇航员身后一个飘浮在空中的小小绿色塑料瓶盖,那是“是拉差辣椒酱”的标志性包装。


几年前,戴维·陈·陈挂起这张对公司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照片。当时科学家发现,宇航员在太空中会逐渐味觉迟钝,需要可口的食物。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食品科学部门因此将是拉差辣椒酱列入太空补给,送上国际空间站供宇航员享用。


最好的广告永远是产品


从正式上市的第一天开始,“是拉差辣椒酱”完全不加任何水分,百分百实打实。从辣椒摘采到开始加工,戴维·陈要求员工不得超过两小时,因为辣椒等到次日加工,味道就不同了。



而且37年来,无论成本如何涨,价格始终是1.99到7.99美元一瓶。哪怕是挨饿的难民,也能买的起自己的辣酱。


“我从来不做广告,因为微薄的利润不允许我那样做。”戴维·陈这样说。


互联网时代,几乎人人都有好几个社交账号,但“是拉差辣椒酱”的老干部作风简直是一股泥石流,没有Twitter没有Facebook,更过分的是公司的网站只有简单的发展大事件,最近一次更新还是2004年……这么任性真的好吗?


但是,老话怎么说来着,“你若盛开,蝴蝶自来”,自己不做广告的“是拉差”却有“自来水”为它宣传。


《好胃口》杂志将“是拉差辣椒酱”誉为2010年“年度配料”,美食作家兰迪·克莱门斯甚至专门为“是拉差辣椒酱”写了一本书《是拉差食谱》。粉丝自费为其拍摄纪录片,竟然还获得了多个电影节“最佳短片”。



各种cosplay



时尚代名词



搬迁风波



当洛杉矶高级法院的判决结果出来,得知是拉差辣酱加工厂可能要搬迁的时候,整个美国都炸了。


加州的政客为了挽留是拉差,为其四处奔走,为它提供法律和舆论支持。而德州的政客为了拉拢是拉差,提出大堆的优惠条件,苦口婆心劝戴维·陈搬去德州。


而让当地政府烦恼的,是被激怒的是拉差辣酱粉丝,几百名是拉差支持者自发进行示威抗议,天天在市政府门口示威游行。


他们甚至举出了让政府颤抖的抗议牌:“宁愿换个新市议会,也要坚守辣椒酱厂。”



吓的市长也拿出自己私藏的辣酱,表示自己也是是拉差辣酱的忠实拥簇。



最后,是拉差开放自己的工厂供游客参观,让人们监督辣酱的生产过程。


在过去几十年里,是拉差只接受唯一一家农场的供应。这是控制价格、保证新鲜度的方法。但显然,这家农场的产量瓶颈限制了是拉差的规模。不是是拉差一年能够卖出2000万瓶,而是只能生产出这么多。


吃货们希望是拉差能够放松水准、扩大产量。戴维·陈的儿子也曾向父亲提出过这样的想法戴维·陈用一句话就说服了自己的儿子。


“我们不能保证做不到的事情,只要放松一点,所有的一切都会垮掉”。




有的没的

欢迎在评论区和我们留言讨论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