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cLab | 辣椒酱

饭特西星球2019-01-16 05:25:21

全文字数:   1605

阅读时间:  4分钟

世界上有很多事,经不起第二次。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就像一杯杯汽水,轻轻摇晃便可以升腾出气泡。晴天就是一个做事情很冲动的女生,想一出是一出。


那天是她暑假里不知“轮回”的第几天,像是小学作文般地作息,她窝在沙发上开着电视打手机游戏。到了中午,她有些饿了,翻遍了家里存放食物的地方。拿出了两个剩馒头,配上她爷爷祖传秘制的甜辣酱,就是世间上的无敌美味。


打开冰箱,发现里面的辣酱罐子竟然空空如也。“唉,这么快就吃完了?”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拨打给爷爷,那头传来的却是客服冰冷的声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晴天自己都嫌弃自己傻了,“呵,我想什么呢...爷爷明明已经去世几个月了...”


晴天决定要回老家一趟。



晴天的爷爷奶奶家在西北,与晴天家离着蛮远的。爷爷奶奶一辈子都住在农村的大平房里,这边重男轻女的现象蛮严重的。谁家里生了个女孩,长辈是一点都不待见。可是晴天的爷爷奶奶就不一样,对晴天一直关爱有加。晴天一出生爷爷奶奶就从陕西老家过来,帮着照顾月子,一住就住了两年。到了晴天稍大一些的时候,爷爷奶奶就回陕西了,因为奶奶住在城市里实在是不习惯,还有放不下家里面那条大黑狗。


小的时候,爷爷做的甜辣酱就是饭桌上必备的一样东西。其实晴天并不能吃辣,天生对辣过敏,为此爷爷改良一番,配上自己菜园子里的番茄,青椒,加入一些酱料,腌制上一段时间就做好了。其实这辣酱似乎也与外面的辣酱没有太大出入,不过是酸甜口感多了一些,但加入了爷爷对晴天满满的爱,这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每次爷爷都会寄来几大瓶,够吃很久,不够吃再做再寄。



因为相隔很远,晴天和爷爷的联系只在于这瓶瓶辣酱之中。好像到了现在,晴天只回去过一次,是在2003年非典那一年。刚好赶上家里一个姐姐的婚礼,全家都回去了。她还记得进村时,大爷大娘让她们一家先去县医院体检,不让她们进家门,非常时期任何人都不能放松警惕吧,爷爷为此还跟她大爷大吵了一架。农村冬天很冷,没有暖气。晴天很喜欢一个人跑出来去菜园子里玩,看着大棚里的青椒,西红柿。嘴巴一馋,跑回去找辣酱抹馒头吃。


两周不到的时间,晴天就要跟随爸爸妈妈回去了,父母还要上班工作。记得离开那天,晴天坐在蹦蹦车上(小汽车的一种),爷爷奶奶边哭边追着车追到村口。爸爸妈妈都哭成了个泪人,晴天虽然也哭了但是她知道还会再见到爷爷奶奶的,又不是见不到了。谁知道这两周过去,下次再见到爷爷奶奶是十年后,是初二那年。那一年晴天也是呆了两周左右,似乎离别的画面总是那么相似,晴天记得自己走的那天大家也都是哭成个泪人,但是不一样的是这次她多了一种感觉,爷爷奶奶岁数大了,谁都无法想象明天会发生什么...



这次再回去又过了几年,晴天推开吱呀作响的木门,发现奶奶在院子里晒太阳。她老人家年龄大了,听力不是很好,晴天趴在奶奶耳朵边大声地说“奶奶,我回来了”。奶奶只是嘿嘿一笑,点点头,晴天也不知道奶奶是否还清楚她是自己的孙女。晴天一进门,四处走走,屋子不大,进门就是一个炕床,左边是一个卧室,右边是厨房。晴天走进厨房,看到了几个瓶子,菜板上似乎还残留着青椒和西红柿的味道。晴天闭上眼睛,想象着爷爷佝偻着身子,在菜板前切菜腌制辣酱的身影。晴天又出来去到地里,那片本来种着青椒和柿子的地也改种上了别的作物。


晴天在老家呆了一周就回来了,那里没有网络,没有热水,晴天自己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临走前,晴天握着奶奶的手,紧紧攥着。她在车上还是没忍住,眼泪不由自主地啪哒啪哒往下掉...


回来后,晴天要准备上大学了,可能忘记过去最好的办法就是时间了,只有时间会冲淡一切。


直到某天晚上,爸爸和妈妈在卧室里谈论着什么,好像是老家的房子要拆掉,那里要建设新村,盖楼盘。


那天晚上晴天做了一个梦,爷爷奶奶一起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大黑狗在旁边懒懒地趴着。房子后面有几辆推土机在工作着,机器凿着房屋冒起了一阵阵的灰烟,很快灰烟就遮住了阳光,晴天拼命地喊着爷爷奶奶,边喊边哭......


其实,没有什么是可以永远被我们留住的吧。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公益性分享。部分图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属原作者。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分享或侵权,请及时指出,经核实后删除。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