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千万家米粉店 难得这一勺辣椒酱

一片吃心2018-12-05 16:29:50

武宁路桥下的东新支路是这个城市某种神奇所在,明明是内环里紧邻轻轨的好地段,却是一派破落混乱景象。


各类饮食小店在这里野蛮生长:
来历不明的名牌生煎,5块钱四个;


开张酬宾的宫廷松饼,买一送一;


扬州狮子头,拥有本地最具影响力的美食节目的推荐;


江西瓦罐煨汤,包容进了湖南风味;


这家川菜馆看上去很好欺负的样子……

这么集中繁盛的餐饮业,又怎么少得了福建千里香和重庆鸡公煲?

若再加上桂林米粉,这就聚齐了“南派小吃三剑客”!


就像全国各地的兰州拉面据说大多是青海的化隆人在做,满大街的桂林米粉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天等人在经营——天等(壮语Hin daengj,意为耸立的石头)是广西最南部、靠近中越边境的一个小县城,受自然环境限制,县里很穷,所以外出打工做餐饮的特别多。


广西米粉有三大流派:桂林米粉最看重卤水,柳州螺蛳粉用螺蛳熬汤,吃起来臭臭的,腐竹和花生一定要有,南宁老友粉则用酸笋和豆豉提味,开胃驱寒。


开在此地的陆记米粉店有点特别,它没有打广西任何一地的招牌,却是方圆三里地口碑最好的店家。


广西我不熟啊,既然来吃就得多问问,老板一副阔鼻厚嘴唇的南人模样,无奈讲话含糊,n l不分,之前流行的“蓝瘦香菇(难受想哭)”就出自南宁人之口,聊得我好累……蓝瘦香菇。


“你们的米粉跟桂林米粉有什么区别呀?”
“呵呵,我们的米粉跟桂林米粉大概有400公里的区别呢。”
很好,400公里,过了柳州,差不多到南宁了。


我问:你们南宁人真的会说蓝瘦香菇吗?
他说:我们才不会叻!我们老家那边隔开两公里说的话就不一样咯。
哦,他们不是南宁城里的,是县城来的。


说话间,酸辣笋尖粉上桌(16块),酸笋,用白醋炒出来,酸中带甜,很适合上海人口味。
“我们多加了糖,都为了你们改娘(良)了啦!”


我们觉得酸笋很带劲,又追加了一份酸豆角(7块钱)。倒到汤里,那叫一个酸爽!


牛肚粉(18块),牛肚切得细,呈现粉红色面,我觉得可能是外面买来的熟食。但是老板坚持说:这是我们用脑抽(老抽酱油)自己炒、自己煮哒。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卖不到20块的一份的快餐来说,生菜新鲜,真是良心。


这时,老板的小孩儿跑来玩,带娃的妈妈的口齿稍微清楚一些说:这些菜都是我婆婆做的,她很腻(厉)害的!我们的骨头汤里加了十几种中药叻……
额,这里面大概也包括味精吧,我心说。


我觉得汤不够味,加了一勺桌上的辣椒酱
一尝,跟四川辣椒截然不同,辣得苍劲有力、整碗米粉都浑厚起来,赶忙请教老板,这是哪里的辣椒?

老板的语气难掩得意:这是我们天等老家山上种的野山椒,一年只采摘一次,都是老家带来的啦!
天等?
就是等天吃饭的天等!这个辣椒都不是年年有的,要看天气的。


我回来查了一下:天等指天椒,果小肉厚、色泽鲜红,辣叶十足,醇香浓郁,广西壮族自治区特产,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被誉为“天下第一辣”……
你不会想到,桌上这罐不起眼的任人取用的辣椒酱,贮藏着米粉店里全家人的骄傲与乡愁。


陆记外卖的生意也很好 席间打了好多包


陆老板说:我们在西宫(点击可见)做了11年,搬来这里也是没办法,做餐饮的门面不好找啊。

我看他们店门前,连个像样的台阶都没有,进出门很容易摔跤。正在担心他们家的蹒跚学步的小孩儿,他已经欢快地跑到隔壁的水果大卖场玩了……


吃心最近在烦恼,找个值得写的选题好难,城里标杆性的餐厅都写过了,要不就整理国外的好餐厅吧?
吃米粉的时候我想:我愿意为这些平凡人写作,他们的家乡在全国地图上不会标注的县城,他们来上海打拼,与你我作伴



其实这个街区的每一家店都有各自的辛酸与奋斗,试想这座城市里,谁又不是如此?


出门闻到一阵糖炒栗子香,想转头去找,却早已淹没在嘈杂店铺中……点击:糖炒栗子 可见我写过的一家。
类似街头小食,请点击:
昌化饮食店
冬日路边摊
一条襄阳路 两家锅贴铺
更多美食请点击吃心主页的小菜单“找吃哒”。


欢迎长按二维码关注一片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