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只用了一招,就斗倒了虚荣的公婆

月寒书社2018-11-07 17:59:06

关注我

每晚给你讲一个故事


 来源:子鱼ziyu(ID ziyu19821105)



今天是第1156篇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乐)


01


离国庆还有一星期,吴小莉就开始百爪挠心。


办公室里的女人们都在安排出行。


有的要去三亚,有的要去丽江,

有的要回婆家,有的要回娘家。


快递跟日本鬼子的炸弹似地往办公室投递,花花绿绿的小孩儿泳衣,各地的土特产,登山的运动鞋,火车飞机上闭目养神的眼罩,应有尽有。


吴小莉就想回娘家,她爸妈六十多了,

她留在北京最难过的就是不能常常尽孝。


心里扎着个刺,公公一个月前就念叨,

一年没去看亲家了,得找机会去看看你爸妈。


她一点也不想让他们去。


她认为亲家这种关系,一辈子只要见两面就够了,结婚的时候见一面,谁先死去的时候去送送。


可她公公不这么认为,

他认为亲家就得互相打扰。


吴小莉结婚后生孩子没人带就把婆婆接了过来,可公公也离不开婆婆,也一起挂过来了。


一家五口挤在一个五十平米的小两居,房子小的只能把墙上都挂满了柜子,乱七八糟的生活用品全上了墙。


公公在这就跟神似的每天正襟危坐,她也只能一本正经地像要上战场的女战士。


一到周末公公就要求去郊区放风,这个城市的人均居住面积太小,不去透气会被憋死。


每到周末,出京的各大高速上挤满了车子。


结婚四年,他们去过吴家四次了。


去吴家其实也是一种放风,还管吃管住。


02


第一次去吴家,是她结婚那年的五一。


亲家要来,吴小莉的妈问她,他们都喜欢什么?


她说,南方人就是每顿得吃点青菜,别的好说。


她妈就让她哥到超市买了一捆豌豆苗,十五块九一斤。


豌豆苗端上桌,婆婆大惊小怪地叫:多少钱?


她妈说:十五块九。


哦呦,一斤小菜要十五块九,你们这地方就是这个不好,在我们南方两块九都不用,地里到处都是。


吴小莉妈妈感觉受到了鄙视,但没说什么。


怎么,北方不长豌豆苗就低人一等么?


公婆豌豆苗一口没吃,倒是把她妈做的一个大肘子吃了大半,盘子里就剩了肥肉一片白。


03


第二次,是公婆把她爸伤着了。


生孩子之后的第一个春节,孩子小,

南方没暖气,不想折腾孩子。


吴小莉想的是自己带孩子回家,

让公婆在北京待着。


顶多左李留下陪他们,

或者他们自己回南方也可以。


可是公公不愿意,说过年回老家就是散财去,要包太多红包,不如在北京待着。


他说还是去你家吧,你家热闹。


吴小莉是个懦弱的人,平生最不会的就是拒绝别人。


于是那年又把公婆带到了自己家。


这次公婆又整新节目,婆婆在厕所里拉屎,拉完了捂着屁股跑出来,“哦呦,你们北方人真是可怜,大冬天在外面拉屎,冻得屁股都麻了。”


一群人看向婆婆,

吴小莉爸爸当场就一脸黑线。


按理说这种亲家关系,在对方面前要保持起码的“优雅”,什么屁股啊,拉屎啊等等词汇应该避讳一下。


可她婆婆不,她婆婆是个炮筒子,直来直去惯了。


她婆婆虽然炮筒子,但对公公有一种谜之崇拜。


公公是个乡村教师,她认为自己一介农妇嫁了个文化人十分光荣,一辈子都在“承恩”。


她认为公公就是戏曲里唱的状元一般的人物,

公公在家里向来什么也不用做,

只要每天背着手指点一下“江山”就行了。


婆婆认为这样应当应份,且甘之如饴。


公婆也是种一物降一物的关系。


公公其实一点也不高大上,他那点墨水,到北京保安都能秒杀他。


小区门口有个保安,是个国企的车间主任退休的,到北京跟女儿生活,闲着没事打零工。


公公跑到人家那去充大尾巴狼,

被一群保安怼回来了。


说你还显摆呢,你一个月退休工资才两千多,我们这个唐大哥,一个月六千多,人家还在工作。


公公灰溜溜地回来了。


这事是隔壁那个寡居的刘大妈告诉吴小莉的,刘大妈看上了“唐大哥”,特别爱跟人聊唐大哥的事。


婆婆从厕所跑出来,

公公也跑到厕所看了看。


出来两眼放光地给吴小莉爸爸诚恳“建议”:亲家,你家厕所应该安个浴霸!


浴霸?


看吴小莉爸爸有点懵,他又补充了一句:


浴霸!我儿子他们家就有一个,洗澡用的,暖和!


吴小莉爸爸不是不知道浴霸,她是反感公公的这两句话,第一句就反感,第二句更反感,什么叫“我儿子他们家?”那不也是我女儿的家吗?!


他心里不快,嘴上没说,只冷冷说了一句:我们北方人拉屎习惯了,屁股上的皮厚。


吴小莉妈妈没表态,但灶膛表了态。


一只炮仗不知怎么跑进了灶膛,

一点火,“乓”地一声响了,

把一口大锅崩漏了。


一家人终于转移了注意力,

开始研究锅,不再纠缠屁股。


04


第三次更尴尬。


那次是十一,他们到了吴小莉家,公公先是发现了吴小莉家里的浴霸,咋咋呼呼从厕所跑出来:“亲家,你还真安了啊?这回冬天不用再冻屁股了。”


吴小莉跑到厕所一看,真的水泥墙的厕所里,顶棚挂着一个浴霸,明晃晃四个大灯泡,像四个大眼睛,明亮灿烂。


吴小莉把浴霸打开,厕所晕黄一片,

她浑身一热,眼里的泪差点要下来。


她爸还是介意被公婆说拉屎冻屁股的话了。


这次也是,公婆处处找一些小事情鄙弃一下吴家,以此来抬高自己一点。


他们那点小心思很明显,让吴小莉的爸妈意识到吴小莉找了他家左李,是高攀了。


这让吴小莉很不爽,她爸妈更不爽!


吴小莉的妈偷偷问过吴小莉:

你婆婆家到底条件怎么样?


吴小莉不敢说实话,不敢说下了高速要开一百多公里山路才能到家。


不敢说公婆家的房子,晚上躺在床上能看见星星;


不敢说,公公这个小学老师,只有七八个学生;


不敢说他们村子里还养着好多牛,

牛屎像磨盘一样摊在路面上,人要跳着走。


05


这次的节目是公婆打了起来。


四个老人,不光要在双方家庭上比个高低,四人内部,也进行了一场婚姻质量的比对。


婆婆看到吴小莉的爸爸每天一大早就起床,先给一家人烧洗漱水,然后又拿着笤帚把院子扫干净,然后喂狗,最后又去认认真真给吴小莉妈妈打下手做饭。


婆婆终于感到一点不平衡,

原来男人还可以这么勤勉啊!


对比自己那个,简直就是一滩臭狗屎。


那天,婆婆早起帮吴小莉妈妈做饭,公公起来后就去洗漱了,一边洗漱还一边逗狗,被子都没叠。


吴小莉爸爸看到后,帮着叠被子。


婆婆看到吴小莉爸爸叠被子,

“莫名其妙”发起了大脾气。


她捏着个鸡蛋就去骂公公:


“你个老东西,怎么这么懒,连被子都让亲家公给你叠?你是废物吗?你没手没脚吗?”


公公糊着满脸的泡沫子,被婆婆这么劈头盖脸一骂,立马挂不住,说:


“我说我不叠了吗?我让亲家公叠了吗?我只是先洗脸,一会儿就去叠的。”


幸亏脸上泡妹子浓厚,

不然一定能看出来脸憋得通红。


他这一辈子,没被这个女人教训过。


但这么一弄,倒好像是吴小莉爸爸有错处了,他不该替公公叠被子,以显出了公公的懒惰。


婆婆像是打了鸡血,骂起来没完:


“你这个好吃懒做的东西,一辈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你要是死了,一定是懒死的。”


06


吴小莉一家三口刚从县城回来,

一进门就看见四个老人当庭站立,

气氛十分尴尬。


吴小莉三口,老家没地方住,只能住到城里哥嫂家,每天早晨再赶回来。


这局面太尴尬了,他爸都不知所措了。


打破僵局的还是她妈。


她妈忽然叫起来,说那只猫叼了一条鱼上房了,赶紧追!


于是一群人开始追猫,吴小莉公婆拍着屁股在房下吆喝,那猫叼着鱼,泰然自若地把鱼一口一口啃了。


以至于中午的鱼汤里,

只剩了一条大鲫鱼孤零零地躺在盆里。


这次吵架,给吴小莉爸妈彻底造成阴影了。


她妈每次再打电话,都试探着问,

你公婆可好?你那还过得下去吗?


吴小莉真是心大。


也不知怎么的,

她公婆在北京也不是那么能作。


基本还能忍受吧,

秘诀就是由着他们摆弄就行了,

不干预,不评价,不配和。


吴小莉是个公司的会计,老公左李是个程序猿。


他们两口子都有点“难得糊涂”。


程序猿最大的特点就是两耳不闻家务事,一心只在乱码中。他们家的啥事他都后知后觉。


比如吴小莉说她婆婆可能想要个金链子,他会一脸懵逼地问,我妈喜欢金链子吗?


“怎么不喜欢,她都念叨三次了,说隔壁刘大妈那个金链子才15克,看上去像30克的样子。”


一对“糊涂蛋”,

所以老的作点,倒也无事。


吴小莉知道她公婆,他们可能是太自卑了,老想到亲家面前证明点什么,结果老是用力过猛。


07


吴小莉这次跟妈妈说国庆要回家,她妈在那边很开心,但紧接着吴小莉说“我婆婆他们......他们,也要去。


她妈就沉默了。


她感觉这次是妈妈的底线了,她知道她妈那个人,压到底下会反弹。


“妈,你要不乐意,我想办法让他们不去。”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忽然说:“来吧,没事!”


“来吧,没事”里竟然有点爽利的痛快。


吴小莉有点没底,赶紧说:

“妈,你别让他们难堪。”


“放心吧,你妈是只千年老狐狸,从来只智取,不斗勇。”


吴小莉刚松的一口气,又提了起来,

不知妈妈要出啥招子。


妈妈不说这个话题了,说了些别的。


说当时就不应该让他们去给她看孩子,说她和爸爸也可以的,哥哥家孩子大了,不用他们。


谁想到吴小莉这个缺心眼,养孩子没等毛干,就把公公婆婆请神一样请来了。


其实也不用请,公婆应该早就等着投奔儿子呢。


08


国庆一放假,吴小莉一家就起了个大早上路了。


这次公公婆婆给吴小莉的爸妈带了一罐子辣椒酱,辣的鬼都伸舌头那种。


辣椒是公公在马路上的大马车上买的,马车挂得通红一片,也不知道是怎么进京的。


吴小莉婆婆采用了她老家的特有手法做这个辣椒酱,不明来路的朝天椒加上婆婆鬼斧神工的手艺,产生了奇妙的效果,只需要筷子一点,就能辣得人怀疑人生。


婆婆抱着辣椒罐子进家门,

上次见面的阴霾一扫而光了。


婆婆腾出一只手抓过妈妈的手:

“大姐姐,我们又来打扰你啦。”


吴小莉妈妈也笑得像花似的:

“说什么话,都是一家人,放假不回家还要去哪里?”


“啊呦,你是不知道,我们现在回老家都不放心喽,放不下小孙孙,老家那边的人,一直在打电话让我们回去,可是哪有时间哦,孙子是咱们的命根子,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

吴小莉妈妈连连点头。


吴小莉公公奔了猪圈:

“啊呀亲家,你这小猪仔养得好欢实啊。”


三头猪昂着脖子“昂昂昂”地伸着脖子迎接着远方的客人。


“昨天杀了一头,锅里炖着肉呢。”

吴小莉爸爸说。


公公又奔向了肉,

果然厨房的大铁锅里呼哧呼哧往外冒着气。


公公掀开盖子,上下左右闻了闻:

“在城里吃不到这么好的肉啊!”


一只大狗也在地下徘徊,

被肉香勾得狗鼻子也在一直吸溜吸溜乱动。


09


门口有汽车的声音,一个男子高声喊着,

“吴叔,吴叔,我是玉堂。”


一群人又重新跑出门,只见一辆奥迪车,

后面跟着一辆皮卡停在大门边。


皮卡车斗里一个大水桶,

桶里放着十几条大胖鱼。


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眉清目秀,大眼睛闪闪有光。


青年人说话了:“一到节假日,山庄里面的鱼就被钓得乱七八糟,我们那也吃不完,只能请你们帮助消化消化了。”


“哪能每次都白吃你的鱼!”


吴小莉爸爸赶紧介绍:这是村里的能人玉堂,前几年在省城打工,这两年回家乡搞生态农业,把我们这的玉米棒子,红薯干,还有蔬菜瓜果,都打打包装发到城里,挣了老多钱了。


年轻人腼腆笑笑:“哪有,都是辛苦钱!”


“辛苦钱也要靠脑子活,没脑子是辛苦钱也挣不来的。”


青年人是吴小莉同学。


吴小莉的妈妈坚持留玉堂吃饭,

否则就不收这鱼。


又加了一堆正好小莉回来,

亲家也在等等言语。


最后玉堂终于答应,

把这些鱼送出去再折回来吃饭。


一群人目送奥迪车缓缓离开,皮卡摇摇晃晃跟在后面,桶里的水花溅起来,明亮亮地弹上天空,又噼里啪啦落下来。


两条大草鱼,都有三斤多,吴小莉爸爸在水池子里收拾,剪刀剪开鱼腹,鱼肠子鱼肚子鱼心肺汩汩冒出,鱼血艳红。


他又跟公婆介绍了几句玉堂:这孩子打小没妈,从小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的。长大后有心,经常回报我们这些当年照顾过他的人,我家小莉妈妈没少给他缝裤子。


“我家小莉当年非要留在北京,这要是回老家......”妈妈插话。


“别瞎说!”


妈妈刚说了个头,

就被吴小莉爸爸堵回了后半句。


10


一个小时后,玉堂拿着两瓶酒进了家门。


说鱼送完了,第一次见吴小莉的老公,

回山庄拿了两瓶好酒。


两瓶五粮液矗在餐桌上,塔一样镇在那里。


玉堂健谈,一杯酒下了肚,就打开了话匣子,开始回忆吴小莉的童年。


从吴小莉和他小学同学开始,

一直讲到高中毕业。


说吴小莉是班里的班花,

当年有多少男同学喜欢。


一群男孩子,早起半小时,就为了看她一眼。


吴小莉当年是多么招老师喜欢,一群人犯了错,只要里面有吴小莉,就可以免受惩罚。


讲了老半天,最后终于讲到:

哎!哎!哎!我们本地的好白菜都被你们外地的猪拱了。


左李被玉堂灌了一杯酒就倒了,

眼睛发直,摇摇晃晃,也不敢辩驳。


玉堂灌完了左李灌公公,

公公也没酒量,两杯又倒了。


然后玉堂又开始对公公进行新一轮女神教育:


你们难得娶这么好儿媳妇啊,又漂亮,又厚道,又能干,天哪,你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你知道小莉出嫁,

我们这有多少男人哭吗?


好像左家娶的不是个儿媳妇,是菩萨。


公公“哈哈哈哈”地一直应和,也不敢说什么。


婆婆没醉,听得要崩溃了。


在那拿筷子一直戳那只鱼眼睛,

鱼眼睛被她从眼眶里戳出来,都要烂了。


吴小莉拿筷子去夹那最嫩的鱼肚子,

她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了。


她心里早明白了,这都是她妈导的戏。


玉堂是没妈没错,也在弄生态农业也不假,可他根本没鱼塘,也没山庄。


至于一群人起个大早就为看她一眼,那更是瞎编。


她小时候根本没那么招人喜欢,

倒是没少被他们往帽子里扔蚯蚓。


不管怎么说,公公婆婆是被唬住了。


这顿饭以压倒性的胜利锉了公婆的锐气,

公公后来看她的眼神都有点崇拜。


婆婆的眼睛得比鱼眼睛瞪得还圆,

连她最爱吃的肘子也没动一口。


那罐辣椒酱被玉堂抱走了,他说小莉家人根本受不了这辣,倒是他最爱好这一口。


最后,这顿饭吃完,

公婆待了两天就吵着回北京了。


回京的路上,公婆像被霜打的茄子,一路无话,只好靠睡觉缓掩饰被摧残的难过。


11


回京后,吴小莉给妈妈打电话,

“妈,你床头的抽屉里,我给你留了四千快钱。”


“你给我留钱干什么?”


“你买鱼买酒的,不都得花钱么?五粮液呢!”


“拉倒吧,什么五粮液,我可舍不得给他们喝那个,我让玉堂拿五粮液瓶子装的咱们这的xx大曲,我知道你那左李不懂酒。”


“啊?”吴小莉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妈,你是怎么说动玉堂去演戏的。”


“那还不简单,我说你家左李要升部门经理了,要管七十多个猿,我这个丈母娘怕他骄傲,帮着敲打敲打,省得成了陈世美。”


“真有你的,你倒没说我公婆那些糗事。”


“我傻啊,这种事能说吗?我不能那边灭了火,这边扇起风吧?让村里人知道我找这么对二杆子亲家,还不笑掉大牙?


吴小莉妈妈问:他们以后还会来吗?


应该不会了。


现在公婆连她家提都不爱提。


吴小莉心里只是暗赞:姜还是老的辣。


“闺女啊,妈今天要正式给你补一课。


以前的三十年,妈一直教你谦虚,懂事,忍让,礼貌待人,但是面对无知还不懂珍惜的人的时候,你得有点态度。


这种人小火苗子一起来你就给我灭下去,

不然你以后没法儿过的。”


这话说的无比郑重。


“我知道错了,妈。”


妈妈又补充:“人和人相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我不希望你当一棵没骨的小草,我希望你当大柳树。”


这话又粗糙,又直接,

但不知怎的,吴小莉听了,

忽然有点想哭。



【END】


✍音乐:

You and I — 李圣杰


✍作者:

子鱼八种人格写字的北方女子,左手执剑,右手拈花。经营一个有情、有趣、有用的公众号。公号 ID:ziyu19821105。文章原标题:小说:婆婆的对手




月寒往期精彩推荐:

那个穿特步鞋相亲被拒的男生,真是一点都不冤

我让那个失败的男人,活得趾高气昂

“别和女人讲道理,只管宠。”

父母最愚蠢的是:一边抱怨子女,一边拼命付出



“面对无知还不懂珍惜的人的时候,你得有点态度。”


#欢迎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