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效应与老干妈的倒闭

冰土中的新仙女木2018-12-05 16:44:34

01

2293年 北京 某“单身胶囊公寓”

“老干妈倒闭了!!”


桌面忽然弹出一条以此为标题的新闻,恰好挡住了AV女优的脸和胸。

 

屏幕前那个ID叫做“小机机”的人,1秒钟前正弯着腰(床铺上下空间太小),就着火辣辣的视频,啃着火辣辣的老干妈夹馍。


单身胶囊公寓、24h畅通的网络、廉价的老干妈夹馍——这些都是政府给单身无业青年的福利,好维持社会稳定。

 

“妈卖批!”就在新闻弹出的1秒后,小机机一激动,手一抖,忘了旋紧盖子的老干妈倾倒下来。“哎呦!”他还来不及想出一段绝妙的脏话,好把这个状况骂一通,就跳出自己的“胶囊”,弯腰穿过低矮的走廊,捂着裆部向公共卫生间飞奔而去。


02

2293年 北京 某“科技公司”办公楼

小机机所住公寓的街对面,有一栋总是灯火通明的科技公司办公楼。

 

就在此刻,有一百个顶着熊猫眼的人,也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一小时前,他们收到了标题为“十万火急!!”的邮件,从北京各个郊区——原·陕西灵宝、原·山东日照、原·黑龙江齐齐哈尔等地,乘着五手无人驾驶喷气车,一路违反空中交通规则,赶到公司来,开始创作一篇《老干妈陶碧碧与霸道总裁的劲爆幕后故事》。从句子的长度,到用词逼格与生僻性的权衡,再到标题预期热度的大数据模拟,他们的大脑一刻不停地运转着——为了这个足够养活自己全家整整一个月的大单子。


03

2293年 北京 “蜂巢”

“‘老爸爸’公司死全家!”“‘老爸爸’公司的都当不了爸爸!”“‘老爸爸’公司的投资人脑子进水!”Y正在自己家中,满脸义愤填膺地骂着那家把老干妈打败的公司。屏幕那头,刚才还在新闻发布会上故作镇定的“女强人”陶碧碧,此刻终于抽噎起来。“没事的,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Y望着屏幕动情地说道。

 

虽说叫做“家”,Y住的地方更像一间2立方米的蜂房。许许多多Y这样的“外星人”所住的“家”,组成了一座高耸入云的“蜂巢”。“蜂巢”的“王台”处,是一台巨大的量子计算机,供Y这样的“工蜂”们一刻不停地工作所用。


04

2223年 北京 全球科技与政策中心

在人工智能技术遇到瓶颈的情况下,为了保证生产力高速发展,以维持人类社会的长久繁荣,全世界最天才的科学家、工程师和政治家们齐聚北京,召开了一场名为“以人为本,走向繁荣未来”的大会。会上,专家们给出了一套名为“以人为本”的方案,来解决社会生产力危机。所谓“以人为本”,就是以人类基因组为蓝本,通过基因改造,在培养液中生产出不知疲惫,没有感情,对人不会产生恶意,也没有性功能的“善良理性”的“外星人”胚胎。人类让这些绝对理性的“外星人”从事科学研究和各种新代码的编写工作,只给他们仅够维持基本生存的报酬,以保证最高的工作效率和最低的人类社会成本。

 

“外星人”身上,只有一处感官是完全保留的——舌头。当食欲不可抗拒,“外星人”才具有与人类同样的生存本能。因此,即便只能勉强活着,他们也不得不按要求持续工作下去,而不会大批量地选择自杀。


05

2233年 贵阳

“啪!啪!”

 

一个穿着高跟鞋、浓妆艳抹的女孩拎着一条皮鞭,甩在Y的身上。Y的手肘留下了几道红印,皮肤还渗出丝丝血点儿,但她并没出声,也没想反抗。她只是想到“机械外力对皮肤的破坏,会让机体损耗更多的能量用以修补伤痕”,才决定举起手肘试图挡住皮鞭。之所以是手肘,因为它启动起来最便捷,而且接触面积小,是格挡的最优选择。

 

“哈哈哈!还是皮鞭比较给力!上周我们用针扎了一百次,都看不出效果,谁让她没痛感呢!”旁边的一群孩子兴奋地嚷起来。

 

“真的没有痛感么?太好玩了!”

 

“把她往死里打的话,会不会就能叫出声呢?快接着打!别停!”

 

“要打你自己打,我还得留点儿力气回家打游戏。”

 

“真扫兴,总得试试看吧~”

 

手拿鞭子的女孩儿正饶有兴味地举起鞭,计划着再次挥下来,她的手忽然被什么人反手扣了起来。那人一把夺过她的鞭子,又用鞭子将她的双手捆了起来。

 

“哎呦呦!你弄痛我了!”那女孩儿喊起来。

 

“让你再欺负人!”女孩儿背后的陶碧碧吼道。她是同龄人里个头儿最高最壮的,长着一身油光发亮的肌肉。就连学校里的小混混们见了她,也不敢一较高下。

 

“她…又不是…不是...人…...”那女孩儿颤抖着嗫嚅道。

 

“陶姐,你不知道,她刚才竟然问我们附近有没有女厕所,说得好像女厕所是她可以用的一样,嘿嘿嘿~”一个小个子男孩儿满脸堆笑,试图向陶碧碧解释一番。

 

“女厕所怎么了?以后我去哪个厕所,她就可以去哪个。劳资要是哪天想去男厕所,可别让我在那儿看见你。”

 

陶碧碧像一头野兽般虎视眈眈地环视着四周,围观的孩子们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悻悻地四散而去,只留下那个双手被捆住的女孩儿,还面露惊恐地呆立在原地。

 

Y一脸漠然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拿出手机搜索着关键词“皮鞭”“女孩”“女厕所”,不知道应该对陶碧碧做出何种表情。她想起之前还有一件事,陶碧碧的行为或许可以与这次归为一类。

 

“‘妈卖批’这种词对你来说没用,因为你没有妈。”一个女孩笑着对她说出这样的话,街道上一瞬间就回荡起了人们的欢声笑语。

 

“笑一般意味着好意。”她这么想着,“但也有时,人们的主要表情并不直接表明他们的情绪。”她想起自己读过的几篇关于微表情的论文,随即很快根据观察判断出:“她对我有恶意。不过,对方作出肢体伤害举动的置信区间为15%-20%,未达到需要考虑触发实际行为的水平。”于是,她选择保持常规相处模式。

 

“我知道妈是什么,是人类以有性生殖培育新生个体的母体。不过,‘卖批’是什么意思呢?等等…”她搜索了一下什么是“卖批”,确认没有歧义,然后继续刚才的“对话”,“我的确没有妈,因为我是从培养液中无性培植出来的。既然没有妈,显然可以推出:我不会有一个从事性工作的妈,所以‘妈卖批’对我来说无意义,也即‘没用’。得证。”

 

“对啊,她没有妈,你有妈,所以你妈才能去卖批。”恰好路过的陶碧碧甩下这么一句话,调笑Y的女孩面色铁青,一群孩子也都知趣地离开了。

 

“跟陶碧碧做朋友是种不错的选择,可以免去很多时间精力上无意义的损耗,提高机体运转效率。”她这么自言自语着,拿出手机,开始搜索“如何与女孩相处”。


06

2238年 贵阳

陶碧碧把Y当做自己的妹妹,并经常把日常相处的规则教给她。比如:“要是朋友因为什么事生气了,你就应该跟TA一起骂那个惹TA生气的人。”还比如:“要是看见朋友哭了,就递上一张纸巾,对TA说:没事的,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

 

每次,Y都一字一句地把陶碧碧说的话输入进自己的手机里,然后回家认真背诵,反复练习。

 

有一天,Y正在陶碧碧家里,很难得地一起吃着陶碧碧做的炒饭。自从陶碧碧追到了她喜欢的男生,与Y相伴的时间一下子缩短了80%,不过这也在Y的预期之内。经过一番分析,她判定陶碧碧表白的成功率是85%,表白后陶碧碧的整体生活幸福感将提高50%,所以决定协助陶碧碧完成这项任务。

 

Y正想向陶碧碧感叹这盘炒饭的口感和味道是如何地绝妙,远超自己平常所喝的“福利奶昔”——那是政府给“外星人”所提供的廉价营养物。就在此时,陶碧碧收到了一条消息,她对着屏幕点来划去,五分钟后,她把手机摔在桌上,一个劲儿骂起来:“骗子!人渣!他明明本来就有女朋友!”

 

Y意识到,“他”指的正是陶碧碧刚追到不久的那个帅哥。于是,她当即开始搜索用于骂感情骗子的词语。“枪毙他都怕浪费子弹,用砖拍死他都怕脏了砖!”“他走出房门就有损市容,走出国门都有损国体!” “他长得哪里帅?我只看到过一坨臭大粪”“那个应该就叫做‘屌癌’”…… 2分钟后,一系列骂人的话语从Y口中倾泻而出,然而她的脸上却如往常一样,未起一丝波澜。

 

“停!停!停!这一点也不好玩!!”陶碧碧无奈地哭起来。

 

Y见状,立马递上一张纸巾,一板一眼地说:“没事的,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

 

“你有什么用?!连陪我哭都不会!你什么感觉都没有!!”陶华碧哭得更凶了。

 

“我和陶碧碧在一起,会损害到陶碧碧。” Y这么想着,一言不发地走了。

 

那位青春期的少女,此刻正在气头上,并没发出“别走”的指示。


07

2253年 贵阳

老干妈辣椒酱公司在今天正式成立。

 

“不能体会痛苦,就也不能理解那些美好的情感。老干妈辣椒酱就是为了让人尝到那种痛与爱交织着的感觉而生的。”陶碧碧郑重其事地向媒体介绍着自己公司的主打产品。

 

在被问到“老干妈辣椒酱为何定价这么便宜?”时,陶碧碧答:“我们做了从农产品源头到生产的层层技术改良,大幅降低了成本。”然而她心里却想到了那个正在“蜂房”中永不停歇地工作着的妹妹:辣椒酱是“外星人”也能买得起的少数食物之一。


08

2273年 贵阳

老干妈在过去的20年间火遍了全球。而陶碧碧为了企业常年奔波劳碌,很快地变老变丑了。原本就其貌不扬的她,从未觉得自己美过,也就没想去做什么医学美容。在这个到处是整容医院“让你美一辈子”广告语的时代,陶碧碧这样的长相的CEO倒成了新奇事物。

 

某日,某个不知名的ID写了一篇名为《老干妈传奇》的小黄文,伴随着火遍全球的老干妈,与创始人陶碧碧奇特的长相,“老干妈”就这样出乎陶碧碧意料地成了网络热门话题。继《老干妈传奇》之后,又有很多网文作者,借着老干妈和陶碧碧这一话题,生产出连篇累牍的故事。这些故事又进一步被做成了游戏、拍成了电影,养活了整个产业链的一大群人。


09

2273年 北京  “蜂巢”

生活在“蜂巢”中的“外星人”们,借由老干妈辣椒酱体会到了舌尖的痛楚,渐渐尝试着理解人类的情感。他们无一不期盼着有朝一日能与人类进行正常的沟通与合作,从事人类所从事的高级工作,吃上更好吃的食物。蜂巢甚至产生了一项与此前所有工种都不同的工作:教同类学会运用人类表情、学习人类社交礼仪。蜂巢狭窄的过道墙上贴满了一张张巴掌大的广告贴纸:“让你的表情拥有如同发自内心的感染力!”“学会这些社交技巧,助你搬家到人类社区!”

 

Y也经常拿出微薄的积蓄,去上这类培训班。与此同时,她在工作之余,潜心钻研着市场规律。很快,她在对老干妈及其所有影响因素的缜密研究之下,建起了一个“老干妈市场”模型。

 

两个月后,“黑掉‘老姑娘’公司那台编号为L213的主机!”Y在屏幕前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很显然,她的模型所模拟的是一个混沌系统:只要触发最初那只蝴蝶翅膀的颤动,就足以在20年后的全球市场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10

2293年 北京 某“单身胶囊公寓”

小机机裆部的痛感渐渐消失,他打了个呵欠。“最近这网站资源质量下降得厉害,看来看去也就那几张脸还行。”他点开了1024一侧的另一个页面,那是一家社交网站。

 

一瞬间,他脑中冒出了一个没来由的念头:“得感谢那些‘外星人’,多亏他们不知疲倦地写着代码,我们才总有新花样可看。”不过,这个念头持续的时间连1秒都不到,他就点开了“女神”的页面,“她”发了篇《老干妈陶碧碧与霸道总裁的劲爆幕后故事》,还配上了自己的巧克力腹肌美照,虽然这和文章并没半点关系。

 

赶上“老干妈倒闭”这波流量,“女神”的关注量蹭蹭地往上涨,小机机街对面公司的员工们望着屏幕上不断刷新的数字,一个个开心地灌下了半罐老干妈——只有这样才能给他们与此刻情绪相匹配的刺激感。

 

然而屏幕前的小机机是个口味刁钻的老粉丝,怎能满足于这种水平?“妈卖批!脸上长斑了?!可要快些更新,下次露沟就打赏五块。”他想到巴普洛夫的狗,在评论区留下了这样的文字,紧接着点进了另一位“女神”的页面……


11

2293年 北京 “蜂巢”

Y关掉了与陶碧碧聊天的页面,然后第一次像人类一样,在脸上摆出一种开怀的笑。她继而自言自语道:“不过,‘老干妈破产’真的成了新的热门话题呢。”

——这也在她的预期之内。

 

很快,她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老干妈破产后,政府少了一项重要的福利供货源,社会稳定怎么办?”


“很快就会有其他替代品。”

——她立马给出了自己所提问题的答案。

 

看着自己屏幕上新鲜出炉的数据,这一次,她干脆笑出了声。她几乎感觉到自己的笑是绝对真实的,因为她的模拟结果表明:“老干妈”会在23.33小时后过气,就如古往今来的那些ip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