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辣会死星人的辣酱法则

味道的食堂2019-07-14 13:41:21


重庆位于中国西南部、长江上游地区。气候温和,全市年平均相对湿度多在70%~80%,在中国属高湿区。在地形和气候双重作用下,重庆多雾,素有“雾重庆”“雾都”之称。重庆人又以嗜辣如命而闻名。


    前些日子,老同学约吃饭,自从毕业后,大家还真没好好的聚过。记得上一次联系,还是他老婆生孩子的时候。他老婆兔年怀孕,预产期是龙年初。他向大家炫耀道:“劳资就要有个龙太子了!”结果他媳妇早产了,生在兔年,给弟兄们发短信说:“没生成龙太子,生了个兔崽子……”现在算算日子,这兔崽子应该上幼儿园了。


    周六的下午,终于是见到了兔崽子他爹,曾经的同窗好友,老王,对,传说中的隔壁老王,当年真的住在我隔壁。老王是地地道道的重庆人,最喜欢的就是麻辣火锅,每次见面都要去吃,这次也不例外。


    桌上的火锅也是咕咚咕咚的冒着泡,辣气渐渐地漫了上来。杭州的火锅,老王总是说不够带劲,但是每次又忍不住要吃。我也觉得是,嗜辣的人对于辣的追求总是那么的欲求不满。


几瓶啤酒下肚,老王突然小眼一眯:今天请你吃饭,当然还有私事。

我瞪了他一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老王:我可不想盗!

我两手护在胸前:我可是有原则的,你少打我主意!

老王:滚。。。。我一朋友在做辣酱,你来品鉴下。


    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罐辣酱,还让服务员上了一碗白面。看他一脸谄媚的样子:您请!兄弟绝对不坑你。转手将筷子递到了我手中,我犹豫了一下,半信半疑的还是端起了碗。老王深知,我对酱类产品都不太有抵抗力。


    把酱摊在面上,面的温热带出了这酱特有的香味,就算是在火锅店这种重味道的地方都还能闻的那么清楚。夹一口入嘴,细细咀嚼,没有别的辣酱那么的冲,辣味是一点点的散开来,口感非常好,不知不觉一大碗面被我吃了个见底。


王:咋样?!兄弟给你带好货了吧?哈哈哈哈

我:是挺好吃的,很下饭,怎么做的呀?

王:做酱的是我们重庆妹子,她哥哥还未婚,给你介绍介绍?

我突然有了一种中了奸计的感觉。

王:哈哈哈!得,知道你认真,制作方法早就给你搞来了。


    老王将平板给了我。


精选品质精良的辣椒,专挑那种大小均匀的辣椒,清洗干净,细细的切好备用。


其中还加入了贵州的小米椒和重庆当地的朝天椒,两者都是辣度偏高的辣椒。做辣酱最要紧的就是辣椒的搭配,一般都选择肉厚籽少的辣椒,根据辣味的不同,调整辣椒的比例,分量错一点,都会直接影响成品的口感。


虽说朝天椒辣味强烈,是喜辣之人钟情的尤物。但是其性热,多食可使内火旺盛。所以佐以性情温和的美人椒,缓和朝天椒的燥热,加入营养丰富的线椒,在享用辣酱的同时吃出健康。


老王指着图片认真地跟我说:我祖父说过,辣椒一定要一刀一刀剁,才能把辣椒原有的香味保留起来。用机械的方法,乱搅一桶,会失去自然的鲜香。做辣椒酱就像做人,只有用心了,品尝后的人,自然就感觉到你的执着和诚意。


开锅上油,小锅翻炒,辣椒在油温的刺激下,将隐藏的辣素疯狂的释放出来。


在适当的时间,加入自家的酿制的豆瓣酱。

    我隐约看见了一颗颗的豆豉,转头问老王他加进去的具体有些什么。


老王却在边上嬉皮笑脸的说:要不要认识下帅哥?约出来你可以自己问么。

我突然觉得今天不请我来吃饭,是来介绍汉纸的:老王,你收了人家多少钱?




小锅翻炒,锅内冒着油花,辣椒在油温的鞭笞下,软塌了下去,秘制豆瓣酱的味道开始层层渗透进去。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熬制,辣椒的水分慢慢地随着温度离开。此时的味道已经完全渗透在里面,盛起,晾凉,油封装瓶。



老王看着我,又开始牵红线:我们重庆人可爽快了。

我:这个我知道,嫂子就很爽快。

王:你知道,当年为什么我会娶你嫂子么?

我:这个真不知道,只是,都没听你说起有女朋友,怎么突然就结婚了?

王:学校毕业那天,你嫂子突然冲上讲台,大声喊着:王XX,我一定要出现在你家户口本上,当不了你老婆就做你后妈。哎呦卧槽,如此美人儿怎么可能便宜我爹呢!

我:嫂子真猛!

王:我告诉你,这当了爹,才真有爹的体会。据说爸爸第一次听到女儿有男朋友的时候的感觉,就像农民伯伯辛辛苦苦中了一季的白菜被猪给拱了。而爸爸第一次听到儿子有女朋友的感觉就像辛辛苦苦养的猪终于会拱白菜了。还有的父亲特别震惊,因为他家的白菜地连猪都没有进来过。

我一时没缓过神来,愣了一会儿:尼玛!拐个弯儿拿我开刷呢!

王:一句话,帅哥见不见?


    我这是把自己往火坑里带呀,就纳闷这铁公鸡怎么就突然请客了,尼玛好大一盘棋呀!



可以配上少许蟹肉

炒制一份绝美的炒饭


当然

夹在白面馒头里面食用,也是极好的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会有更多惊喜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