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枝绿叶果儿长,辛辣甘甜任人尝—阳台上的辣椒

回家种菜2018-02-21 14:17:02






春天时在阳台的小花盆里撒下一把辣椒种子,眼看着一个个发芽,抽叶,枝干也细细高高了,可是一直长到夏季都没有开花,不由地有些失望,好似辛辛苦苦的努力终要付诸东流一样。“这辣椒种子怕是废了,等过段时间拔了种点别的吧。”我心里默默地想。

一直到立秋,浇水时突然发现,辣椒开花了,翠绿的枝叶间冒出星星点点的白色花骨朵,渐渐地张开细长的花瓣,花朵有弧度地像一侧弯着,并不张扬,只是默默吸聚着力量。


辣椒在疯狂结籽,有的头上还顶着枯黄的花,有的早已没入了泥土,一方的消亡代表着另一方的新生,此消彼长,如此生生不息。辣椒初生时是透着光的青绿,停止生长后就变得墨绿,如果放任枝头,最后会变得火红,真是个“善变”的物种呢。


有人说,唯有辣椒,能解胃的乡愁。我们老家的人也是能吃辣的,每家每户都种的家常菜,有人拿起辣椒生吃,享受劲辣在唇齿间跳跃;有人把辣椒腌制起来,成为冬季必不可少的佐味菜;有人把红红的辣椒串起来,火炬般照亮了整个屋檐。


我虽不能吃辣,炒菜时总会放一两个辣椒。一盘单调的炒土豆丝,切上几片青椒,青黄相间,色彩立刻活泼了起来。最喜欢的是辣椒炒鸡蛋,食之肉类无味,甚至一度觉得在没有比这个菜更能代表乡愁的味道了。


辣椒也不常常只做配角,记忆中我奶奶常把辣椒切得很碎,和面粉拌在一起,放上调料,在平底锅上慢慢地翻炒,炉火悠悠地舔着锅底,直到炒至外表金黄、粒粒分明。幼时的我虽觉辛辣却爱不释口,如此想来,也是难得的人间美味。


鲜辣椒不易久藏,但可以做成辣椒酱,干辣椒磨成粉,做成辣椒油,继续在餐桌上大放异彩,外出吃饭也总要来上一勺。是贪恋辣椒的味道?还是怀念幼时的嘴角?千里之外,乡韵袅袅……


我看着手上长短不一的小辣椒,虽寥寥可数,却是一把开启记忆大门的密钥。正如《舌尖上的中国》纪录片里所说:无论脚步走多远,在人的脑海里,只有故乡的味道熟悉而顽固,它就像一个味觉定位系统,一头锁定了千里之外的异地,另一头则永远牵绊着记忆深处的故乡……



推荐阅读



长按识别二维码进入商城









识别二维码,关注回家公众号,获取家庭种植的花样知识








▼马上「阅读原文」购买回家种菜套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