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只用了一招,就斗倒了虚荣的公婆

遇见张小娴2019-10-17 15:43:39

 

1


离国庆还有一星期,吴小莉就开始百爪挠心,办公室里的女人们都在安排出行,有的要去三亚,有的要去丽江,有的要回婆家,有的要回娘家。快递跟日本鬼子的炸弹似地往办公室投递,花花绿绿的小孩儿泳衣,各地的土特产,登山的运动鞋,火车飞机上闭目养神的眼罩,应有尽有。


吴小莉就想回娘家,她爸妈六十多了,留在北京她最难过的就是不能常常尽孝。


心里扎着个刺,公公一个月前就念叨,“一年没去看亲家了,得找机会去看看你爸妈。”


她一点也不想让他们去,她认为亲家这种关系,一辈子只要见两面就够了,结婚的时候见一面,谁先死去的时候去送送。


可她公公不这么认为,他认为亲家就得互相打扰。


吴小莉结婚后,生孩子没人带就把婆婆接了过来,可公公也离不开婆婆,也一起挂过来了。一家五口挤在一个五十平米的小两居,房子小的只能把墙上都挂满了柜子,乱七八糟的生活用品全上了墙。


公公在这就跟神似地每天正襟危坐,她也只能一本正经地像要进香的女香客。


她不能裸胸穿着睡衣在家里晃。


一到周末,公公就要求去郊区放风,这个城市的人均居住面积太小,不去透气会被憋死,出京的各大高速上挤满了车子。


结婚四年,他们去过吴家四次了。去吴家其实也是一种放风,还管吃管住。


2


第一次去吴家,是吴小莉结婚那年五一。亲家要来,吴小莉的妈问她,他们都喜欢什么?


她说,南方人就是每顿得吃点青菜,别的好说。


她妈就让她哥到超市买了一捆豌豆苗,十五块九一斤。


豌豆苗端上桌,婆婆大惊小怪地叫:多少钱?


她妈说:十五块九。


哦呦,一斤小菜要十五块九,你们这地方就是这个不好,在我们那里两块九都不用,地里到处都是。


吴小莉妈妈感觉受到了鄙视,怎么,北方不长豌豆苗就低人一等么?


公婆豌豆苗一口没吃,倒是把她妈做的一个大肘子吃了大半,盘子里就剩了肥肉一片白。

3


第二次,是公婆把她爸伤着了。


那是一个春节,吴小莉孩子小,南方没暖气,不想折腾孩子,她想的是自己带孩子回家,让公婆在北京待着,顶多留下左李陪他们,或者他们自己回南方也可以。


可是公公不愿意,说过年回老家太吃亏,要包太多红包,不如在北京待着。他说还是去你家吧,你家热闹。


吴小莉是个懦弱的人,平生最不会的就是拒绝别人。


于是那年又把公婆带到了自己家。


这次公婆又整新节目。婆婆在厕所里拉屎,拉完了捂着屁股跑出来,“哦呦,你们北方人真是可怜,大冬天在外面拉屎,冻得屁股都麻了。”


一群人看向婆婆,吴小莉爸爸当场就一脸黑线。


按理说这种亲家关系,在对方面前要保持起码的“优雅”,什么屁股啊,拉屎啊等等词汇应该避讳一下。


可她婆婆不,她婆婆是个炮筒子。


她婆婆虽然炮筒子,直来直去惯了,但对公公有一种谜之崇拜,公公是个乡村教师,她认为自己一介农妇嫁了个文化人十分光荣,一辈子都在“承恩”。她认为公公就是戏曲里唱的状元一般的人物,公公在家里什么也不用做,只要每天背着手指点一下“江山”就行了。


公婆也是一物降一物的关系。


吴小莉知道,公公其实一点也不高大上,他那点墨水,到北京保安都能秒杀他。


小区门口有个保安,是个国企的车间主任退休的,跟女儿生活,闲着没事打零工,公公跑到人家那去充大尾巴狼,被一群保安怼回来了。


说你还显摆呢,你一个月退休工资才两千多,我们这个唐大哥,一个月六千多,人家还在挣钱。


这事是隔壁那个寡居的刘大妈告诉吴小莉的,刘大妈看上了“唐大哥”,特别爱跟人聊“唐大哥”的事。


婆婆从厕所跑出来,公公也跑到厕所看了看,出来两眼放光地给吴小莉爸爸诚恳“建议”:亲家,你家厕所应该安个浴霸!


浴霸?


看吴小莉爸爸有点懵,他又补充了一句:浴霸!我儿子他们家就有一个,洗澡用的,暖和!


吴小莉爸爸不是不知道浴霸,他是反感公公的这两句话,什么叫你儿子他们家?那不也是我女儿的家吗?!


他心里不快,嘴上没说,只冷冷说了一句:我们都习惯了,我们屁股上的皮厚。


吴小莉妈妈当时正在用一个土灶做饭,她没表态,但灶膛表了态,一只炮仗不知怎么跑进了灶膛,妈妈一点火,“乓”地一声响了,把一口大锅崩漏了。


一家人终于转移了注意力,开始研究锅,不再纠缠屁股。


4


第三次更尴尬。


那次是十一,他们到了吴小莉家,公公先是发现了吴小莉家里的浴霸,咋咋呼呼从厕所跑出来:亲家,你还真安了啊!这回冬天不用再冻屁股了。


吴小莉跑到厕所一看,真的,水泥墙的厕所里,顶棚挂着一个浴霸,明晃晃四个大灯泡,像四个大眼睛明亮灿烂。吴小莉把浴霸打开,厕所晕黄一片,她感觉浑身一热,眼里的泪差点要下来。


她爸还是介意被公婆说拉屎冻屁股的话了。


公婆还是处处找一些小事情鄙弃一下吴家,以此来抬高自己一点。他们那点小心思很明显,让吴小莉的爸妈意识到吴小莉找了他家左李,是高攀了。


这让吴小莉很不爽,她爸妈更不爽!


吴小莉的妈偷偷问过吴小莉:你婆婆家到底条件怎么样?


吴小莉不敢说实话,不敢说下了高速要开一百多公里山路才能到家。不敢说公婆家的房子,晚上躺在床上能看见星星。不敢说公公这个小学老师,只有七八个学生。不敢说他们村子里还养着好多牛,牛屎像磨盘一样摊在路面上,人要跳着走。


这次的节目是公婆打了起来。


四个老人,不光要在双方家庭上比个高低,四人内部,也进行了一场婚姻质量的比对。


婆婆看到吴小莉的爸爸每天一大早就起床,先给一家人烧洗漱水,然后又拿着笤帚扫院子,然后又喂狗,最后又去认认真真给吴小莉妈妈打下手做饭。


婆婆终于感到一点不平衡,原来男人还可以这么勤勉啊!对比自己那个,他简直就是一滩臭狗屎。


那天,婆婆早起帮吴小莉妈妈做饭,公公起来后就去洗漱了,一边洗漱还一边逗狗,被子都没叠。


吴小莉爸爸看到后,帮着叠被子。婆婆看到吴小莉爸爸叠被子,“莫名其妙”冲公公发起了大脾气:“你个老东西,怎么这么懒,连被子都让亲家公给你叠?你是废物吗?你没手没脚吗?”


公公糊着满脸的泡沫子,被婆婆这么劈头盖脸一骂,立马挂不住,说:“我说我不叠了吗?我让亲家公叠了吗?我只是先洗脸,一会儿就去叠的。”


他这一辈子,没被这个女人教训过。突然被教训,本能反抗。


但这么一弄,倒好像是吴小莉爸爸有错处了,他不该替公公叠被子,以显出了公公的懒惰。


婆婆那天像是打了鸡血,骂起来没完:“这个好吃懒做的东西,一辈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你要是死了,一定是懒死的。”


吴小莉一家三口在老家没地方住,要到县城哥嫂家去住,一进门就看见四个老人当庭站立,气氛十分尴尬。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打破僵局的还是她妈。她妈忽然叫起来,说那只猫叼了一条鱼上房了,赶紧追!


于是一群人开始追猫,吴小莉公婆拍着屁股在房下吆喝,那猫叼着鱼,泰然自若地坐在房顶把鱼一口一口啃了。


一片精致的鱼骨飘飘从房上落下。


以至于那天中午的鱼汤里,只剩了一条大鲫鱼孤零零地躺在盆里。


这次吵架,给吴小莉爸妈彻底造成阴影了,她妈每次再打电话,都试探着问,你公婆可好?你那还过得下去吗?


吴小莉真是心大,也不知怎么的,她公婆在北京也不是那么能作。基本还能忍受吧,秘诀就是由着他们摆弄就行了,不干预,不评价,不配和。


吴小莉是个公司的会计,老公左李是个程序猿。他们两口子都有点“难得糊涂”。


程序猿最大的特点是两耳不闻家务事,一心只在乱码中。他们家的啥事他都后知后觉,比如吴小莉说她婆婆可能想要个金链子,他会一脸懵逼地问,我妈喜欢金链子吗?


怎么不喜欢,她都念叨三次了,说隔壁刘大妈那个金链子才15克,看上去像30克的样子。


一对“糊涂蛋”。所以老的作点,倒也无事。


5


吴小莉知道她公婆,他们可能太自卑了,老想到亲家面前证明自己不差,结果老是用力过猛。


吴小莉这次跟妈妈说国庆要回家,她妈在那边很开心,但紧接着吴小莉说“我婆婆他们......他们,也要去。”


她妈就沉默了。


她感觉这次是妈妈的底线了,她知道她妈那个人,压到底下会反弹。


“妈,你要不乐意,我想办法让他们不去。”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来吧,没事!”


“来吧,没事”里竟然有点爽利的痛快。


吴小莉有点没底,赶紧说:“妈,你别让他们难堪。”


“放心吧,你妈是只千年老狐狸,从来只智取,不斗勇。”


吴小莉刚松的一口气,又提了起来,不知妈妈要出啥招子。


妈妈不说这个话题了,说了些别的,说当时就不应该让他们去给她看孩子,说她和爸爸也可以的,哥哥家孩子大了不用他们。谁想到吴小莉这个缺心眼,养孩子没等毛干,就把公公婆婆请神一样请来了。

6


国庆一放假,吴小莉一家就起了个大早上路了。这次公公婆婆给吴小莉的爸妈带了一罐子辣椒酱,辣的鬼都伸舌头那种。


辣椒是公公在马路上的大马车上买的,马车挂得通红一片,也不知道是怎么进的京。


吴小莉婆婆采用了她老家的特有手法做这个辣椒酱,不明来路的朝天椒加上婆婆鬼斧神工的手艺,产生了奇妙的效果,只需要筷子一点,就能辣得人怀疑人生。


婆婆抱着辣椒罐子进家门,上次见面的阴霾一扫而光了。她腾出一只手抓过妈妈的手:“大姐姐,我们又来打扰你啦。”


吴小莉妈妈也笑得像花似的:“说什么话,都是一家人,放假不回家还要去哪里?”


“啊呦,你是不知道,我们现在回老家都不放心喽,放不下小孙孙,老家那边的人,一直在打电话让我们回去,可是哪有时间哦,孙子是咱们的命根子,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吴小莉妈妈连连点头。


吴小莉公公奔了猪圈:“啊呀亲家,你这小猪仔养得好欢实啊。”


三头猪昂着脖子“昂昂昂”地迎接着远方的客人。


“昨天杀了一头,锅里炖着肉呢。”吴小莉爸爸说。


公公又奔向了肉,果然厨房的大铁锅里呼哧呼哧往外冒着气。


公公掀开盖子,上下左右闻了闻:"在城里吃不到这么好的肉啊!”


一只大狗也在地下徘徊,被肉香勾得狗鼻子也在一直吸溜吸溜乱动。


门口有汽车的声音,一个男子高声喊着,“吴叔,吴叔,我是玉堂。”


玉堂是吴妈妈请来收拾公婆的,想看玉堂怎么表现,关注文末子鱼二维码,回复“婆婆的对手”提取继续看。



这篇文章来自一个传奇女子,『子鱼』,她多重身份,是个80后妈妈,也是个作家。当作家之前,在一个农村当过三年村主任。当村主任之前,当过记者,拍过纪录片、拍过电影。


她的人生丰富得让人目不暇接


现在她的主要职业是写作,除了今天看到的这篇,还有很多爆文。


她写她自己身世的故事,《奶奶的棉田》,很感人。她家祖上是地主,爷爷奶奶的结合很偶然,奶奶的爹在运动中怕人把她嫁给村里的混混,临时把奶奶给了爷爷。于是开始了他们相扶相伴艰苦卓绝的一生。爷爷奶奶的一生一直在失去失去,最后失去的是子鱼的爸爸。子鱼爸爸死于意外,那一年她六岁。她说爸爸临死前看了她一眼,“那一眼,撑着她走过了几十年的荒原岁月。”


这个故事感动了数百万人,很多人一看再看,说每一个字都是力量,要在里面找人生的动力。


她六岁失去了亲生父亲,后来在三十岁那年也失去继父。


她写了一个文章,叫《我爸死于车祸,我这样把逃逸司机送进了监狱》。那时候她已经在农村当村主任了,爸爸去山上干活,跟一个大车相撞,但是大车跑了。她第一时间到医院,跟爸爸问出车祸信息,然后根据这个信息顺腾摸瓜查出了肇事司机。在爸爸还手术抢救的时候,她开车回到车祸现场,找到两个关键证人,然后根据这两个证人,跟肇事司机斗智斗勇,最后终于将司机送进监狱。


这个故事比小说还精彩,那些公检法的人都说,他们每年处理那么多交通事故,没有家属把事情做得这么漂亮,还是个年轻的女性。


她还写了很多关于在村里当村主任的经历,有一个稿子叫《我和一个矿老板的忘年交情》,写了如何跟矿老板要一千万,给村民分下去的过程,写得非常精彩,乡村世相,纷繁复杂,她抽丝剥茧,乱中求存。


很多人被这个稿子里面满满的民间智慧征服了。



长按左下角二维码即可关注↑↑



她很喜欢写小说

素材都是来自她丰富的民间经历


她写一个大婆允许小三进门了,但是有一个要求,得在族人面前走个仪式,给她下跪行礼,小三答应了,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大婆小三和谐的故事,其实真相令人咋舌。


——这个故事叫《仇恨在利益面前算个屁》


她写一个女人,如花一般嫁给村里一个人,却在人生中遭遇了背叛,由如花的少女变成一个邋遢的婆娘,再到一个精神失常的病人。这个女人一生都在与小三作斗争,最后她却觉得自己赢了。为什么?


——这个故事叫《我们村里那个终于战胜小三的女人》


她写一个小姑子去美容院做按摩,惊讶地发现给她按摩的小姑娘竟是哥哥的情人。她和哥哥嫂子,是一家人,虽然家庭也有矛盾,但这个情人绝对是家庭战争的导火索,最后小姑子想了一个办法把这个情人打发掉了,波澜不兴地保住了家庭的稳固。


——这个故事叫《成年人都得会演点戏》


她写一个光棍老汉,在一次外出做工的时候,在村口大柳树下,捡了一个小婴儿,老汉没办法养,就把孩子偷偷送给别人了。为此,他付出了一生的精力去爱那个小孩,到死都没让小孩知道自己曾在他生命最初参与过他的人生。这个故事非常感人,在喜马拉雅播出,百万人泪奔。


——这个故事叫《隐形的父亲》

她还写过一个励志的小时工,因为男人出轨寻夫来到北京,结果夫没寻成,却留在了竞争残酷的北京。她的故事告诉你,人生到底的时候,把握好,就告反弹了。


——这个故事叫《你和小三白头偕老吧》



她还写过很多故事,篇篇精彩。她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也是一个很霸气的人,她见惯世事,仍心怀大爱。她的公号被称为最有力量的公众号。


长按左下角二维码即可关注↑↑


她的文章,不鸡汤,也不狭隘,人生世相,男女情感,家庭经营,都有涉猎。很多读者喜欢她,把她当做陌生遥远又亲近的朋友。


她是真正从生活里成长起来的作家,能把生活和文字无缝地结合起来。


她还是个有趣的人,是那种看透世事之后豁然开朗的有趣。她常常不知不觉就让人哭了,又常常不知不觉又让人笑了。


写文章写得好的人很多,但是写得幽默有趣的不多,她算一个。


关注她,看世相,懂人心

戳下方标题直接阅读文章 

或关注后点开目录

里面是全部文章合集

▼▼▼


奶奶的棉田

我们村里那个终于战胜小三的女人

我爸死于车祸,我这样把逃逸司机送进了监狱

仇恨在利益面前算个屁

你和小三白头偕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