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泰国都吃了什么

时光岛屿2018-12-18 03:19:49




前几日在微博看某位美食届大v发了条状态:如果你有权利封杀一道食物,是什么?评论里饶有兴致的列举了一大堆,更有甚者为捍卫自己喜好公开宣战。


台湾著名的美食家评论人胡天兰说过,吃是一件很主观的事情,不存在好坏之分。的确,在我看来,食物存在即合理。如榴莲、鱼腥草,有人爱的极致,就有人狠的深刻。


去年从泰国回来至今已经整一年时间了,期间友人问起,泰国怎么样,我说:单从吃这件事上面说,应该是我有生至今吃过最满意最愉快的地方了。被问道:泰国哪些东西好吃,口味怎么样?我说:和所有东南亚国家一样,口味涵盖了酸、辣、腥、鲜,然后友人稍有露出丝毫鄙夷的神情,我知道,这个话题并不能愉快地进行下去了,这也是我鲜少向人介绍自己喜爱食物的原因。


但,每每在社交软体上看到有人去了泰国,吃到了我曾怀念过的食物,那种喜悦感又冲上心头,味觉是不能被分享的,同样它也是有记忆的。今天,我想说说我在泰国到底都吃了什么。





「猪脚饭」


到泰国之前,我其实并没有计划要去吃猪脚饭,因为爸妈不吃猪肉,我自小也不是无肉不欢的人,对重油腻之类只是点到为止。万没想到这一晚销魂的饭,成了我后来一年夜思梦想的味道。


吃到猪脚饭是在去泰国的第二站,清迈。周六傍晚在古城逛完, 闲散地走到了一条阵容不大的夜市,据说是给当地人(做生意的小贩、夜晚打工者)开的小夜市,研定路线后开始小碎步前进。猪脚饭的摊位算是声势较大的,老板娘撸起袖子笑容满面,食客们有条不紊的交钱等待。向前探了一眼,好一盆颤颤悠悠的红嫩白脂。




如你所见,这一碗童叟无欺的猪脚饭,30泰铢(6块钱人民币),上面铺一层特制的酸甜酱料,和带脆皮的猪肉搅拌一下,那口感用陈汉典的话说:简直是Q到弹牙,入口即化。



「酸猪肉糯米烤香肠」


这个在泰国各地都很常见,算得上是当地众所周知的小吃。我在曼谷和清迈都有买到味道很正,口感很好的香肠。值得一提的是友国的香肠是选自泰国东北部的猪肉,用发酵的方法,把肉和绵密的糯米一并灌制,再用炭火烤的外皮焦脆,特别醒脑开胃。我是一口气可以吃三根(当然是在饭后)的,价钱在3-5人民币左右,但是个头要比国内电影院卖的烤肠大的多。




「青木瓜沙拉」


青木瓜沙拉是泰国上至王权民贵下至老幼妇孺都很喜欢的日常简餐,因为食材简单,取之新鲜,做起来方便,但也有着“千人之手千人之味”的异称。青木瓜、柿子椒、白蒜泥、红辣椒,点睛之笔的鱼露和柠檬盐;不必当作正餐,嘴巴寂寞之余街边等上三分钟现叫现做一份,边走边吃,或者餐厅里点单凑数加一碟都很好。另外,如果你是食草一族以及热衷鱼露,那么它一定会让你惊艳。



「泰式炒粉系列」


泰国当地人很少吃米,多为米线和米粉类充当主食。街边巷尾随处可见热气沸腾的热炒店,当然它的食材虽单一,但是做法和形式却不乏陈。我在曼谷和清迈两地大概吃过五次以上炒粉,有点评网上名声大噪的高级馆子,也有名不见经传的简陋小店,可以说每一种都锅香气十足,深觉,应该是当地厨师讲究火候的控制,那种既真诚又不谙世事的味道,充满口腔。





上图三种是我吃过好吃的,随手拍下留存。依次是鲜虾泰式辣炒米线,鸡肉青菜炒粉和素炒米粉。三种各有特色,泰式辣炒米线,辣味冲鼻,米线沁香;素炒米粉,看着食欲不佳,但口感浓郁,有小脆豆腐丁,口感有趣,特别加分。



「泰式空心菜」


我爱吃青菜,平日里如果特别想不出吃什么,一个肉菜,再配一个快手青菜,简单且下饭。在泰国人眼里,青菜从来不是用来应付温饱的,也不是常人眼里油加盐的两步“小白”菜,因为享有得天独厚的佐料渊源和食物传承,青菜在泰国厨师眼中俨然变成妙手生花一物。想象一下,青菜在你嘴里百转千回的滋味,以及用泰国红辣椒去水煸制最后撒在刚出锅的青菜上,这种细腻又变态的小巧思是值得让人回味无穷的。




「海鲜及炭烤」


泰国海鲜是所有食物里不可不提的一个重要类别。我个人对海鲜情节一般,只独爱吃虾,因时间局限,又是个人出行,所以没把时间浪费在海鲜料理店,路过有新鲜现烤的活虾便捡来送食,可谓香甜可口。


泰国的海鲜类价钱上其实并不比国内便宜太多,只是取地便捷,贵在一个“鲜”字,也摒弃了不少尔虞我诈。总结起来,在泰国想吃海鲜,其实就是一件

特别无足挂齿的小事。



人头攒动的夜市和富人区的超商海产店都一样,眼见为实,唾手可得。光用看的其实就蛮赏心悦目了。


「炸鱼饼/碎肉饼」


炸鱼饼可以说是泰国人的手艺菜,这个没一点半点的功夫真就露怯了。但如此民间古早的小吃往往在某一区绵延不绝的夜市当中仅能看到一个摊位,为何?想必是“独霸一方”的生意,在各个集中区域尝过几次,也真是好吃的无话可说,三四块钱一小兜儿,配上嫩水黄瓜,淋上甜辣酱,一口鱼一口香。碎肉饼,与我国的炸茄子盒不同,碎肉里加入香茅和其他佐料,入锅炸的一瞬气味开始迸发,直到入嘴咬破开始蔓延开来。这两样小吃我都挺怜爱的。



「冬阴功汤/菠萝炒饭」


我对冬阴功汤其实期望不是很大,因为我口味一直偏好酸辣,沈阳有家很地道的泰式料理我一直是常客,从八九年前刚开业我就开始吃了。但是来到贵国不尝下人家的top1美食有点不太合适,实际上刚喝了第一口就想立即站起来双手合十向周围人道声:萨瓦迪卡,一种迅速身临其境的密切感。相较冬阴功汤,我更热衷淘些它们的原材料,于是就在某一日毫无征兆地逛到了人家当地人的居民市场,饶有兴致的和一群家庭主妇争先恐后讨价还价。香茅,柠檬叶,泰国辣椒当地人也用来日常辅食,价格自然便宜。


菠萝炒饭就相对显得比较幼稚了,难易程度不以为论,在某家餐厅草草叫了一份吃了几口当作例行作业。



除了腌菜和腌渍物,图中所见即所买。因为看到佐料和料理包就迈不开步如同玛丽居里看到了化学新元素的既视感,当天打包了一整袋子粉末物体兴高采烈地回了酒店。

(实际上,在后来的日子里,它们也的确死得其所地被我用掉了。)


「泰式海鲜/肉菜类杂丸」


在无比繁多的大大小小夜市中,还有个小东西让我吃的十分舒爽。但我并不清楚它姓甚名谁,懒人如我,没上网查过它的讯息。其实就是用鱼肉,蟹肉,或者蔬菜等制成的敦实丸子,类似关东煮。口感特别不含糊,本来是抱着雨露均沾的心情逛到买了一份,意外是好吃的东西。后来在各处街边看到也会买上一份揣着边走边吃。



「甜品」


我落地泰国的当日正是泰国新年泼水节,气温虽然保持在常年温度之下,但是也蛮潮湿闷热的。吃冷饮甜食的间隙大抵便是我躲避日头沙发瘫刷微博的时间。在泰国吃到一个最好吃的甜品,叫芒果椰子冰,是个当地蛮出名的连锁品牌,类似于韩国很火的那个雪冰,不过价格要比它们亲民多了。不甜,是一整个芒果块加用勺子撇下来的大片椰子冻,下面铺满白雪冰沙,一丝丝甘甜,冰凉凉瞬间整个人有了寒意。


后来在酒店门口的小夜市吃了一个冰沙,也好吃,沙里有奶香味。主要不是那么死甜,在炎热的夜晚就特别让人快意解渴。椰子冰淇淋就还好,本来以为会是很惊为天人的口感,其实就是特别淡的椰子味,甚至要用力咀嚼才感尝到一点甜味,算得上是合格的老人甜品了。




「芒果饭」


各国友人争前恐后口口相传的芒果饭算得上当地食物里最亮眼的特色,之所以拿到最后来说是因我个人不太喜欢。过分的甜,当地芒果个顶个的皮薄肉厚,光看着就垂涎欲滴,拎起一个迅速剥皮埋进热气蒸腾的糯米饭里,香气扑鼻,但糯米本身也有甜气,再被淋上鲜椰浆,甜的浓郁,不可多得。不过是一种“来都来了”的食客心情而已。



「水果」


随时随地吃到新鲜水果是当地的日常。没有所谓应季之说,热带盛产的水果一览无余。现切,打成果汁或是做成冰沙随便你选。因为独自一人,眼睛大肚子小,贪婪想品尝各美,经常是退房时冰箱里还有昨日剩下的零散水果。总之,归根结底就是,热带水果,齁的要你命,根本不用“甜过初恋”这样的文案出现。



「椰子水以及饮品」


在泰国每天我要喝七八瓶水(饮料),因为日常也不勤喝水,更不爱没有灵魂的甜度饮料,所以椰子水就满足了我既解渴又补水的需求。


在街里买到当地人自制的鲜榨椰子水,用透白的矿泉水瓶分装,封口环保干净,还能在7-11买到有点酒精的椰子气泡水,因为就地取材,椰子饮品繁多在当地就不足为奇,选择的花样也便多了。除此之外,芦荟水,玉米汁和酸乳制品也特别对我口味,每每晚上撒野完提一袋子放进酒店冰箱。





友人曾和我无意聊天提及:泰国真切是个可以放心养老的地方。我说,真的,打算以后不工作了去那边支个摊位卖卖煎饼果子也好。在清迈,连路边的野花都开的懒散,一步一景,好不自在;在那里不用担心丢失自我,人是飘着的,也是安定的。


以上提及的食物,都是我自己印象深刻且走心的。我旅行不做任何攻略,只是事先做好重要背书和应对天气的备选路线,泰国不大,相比国内二三线城市还要单纯、好逛。当地人也朴实善意,只好享受罢了。


如我前面说的,吃是件特别自我、主观的事,我在意的并非他人感同身受,以上并未留下任何店址和路线信息,感兴趣则可以在各种网站、app搜罗到也许更好吃的店,只要有心和“吃哒儿”。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在泰国的时光,那便是:还未离开就已经憧憬下一次到来了。(以及,等着我还来吃你们!)




声明:未经本人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和采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