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梁邹之烧烤情缘

王小朱讲故事2018-02-10 10:20:48

不得不说,夜晚的兰山,颇有一些韵致。


与其他城市一样,在某些繁华地段,夜晚比起白昼要华丽得多,就算城市不够发达,那夜晚也总归好一些。嘈杂糟乱在夜色中紧紧隐藏,羞于露面,一排排的霓虹灯又将鳞次栉比的建筑辉映得华贵无比,再加上路旁整齐排列发散着昏黄灯光的路灯,以及灯朗到只能看到稀疏星星的夜空,便组成了一个城市独一无二的夜色。


当然,日落之后气温反凉,比起白天来,空气清新度也有不少提升,偶有小风拂过,还是蛮惬意的。


我想,大多数地方都该如此。


不过,就我接触的地方来看,梁邹还是应该排除在外,因为每每深夜时分,时常飘来刺鼻的硫磺味,这特色是其他地方鲜有的。


昨夜子时一刻左右,我还骑着电车奔驰在金雀山路的非机动车道上,一路时不时飘来烤肉的香味。偶而斗胆用余光向路两旁撇去,一个个偌大的“***烧烤”的发光牌子映入眼帘,灯下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一群群与我素不相识的人一桌桌围坐,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用一杯杯的啤酒拂去一身的倦意,交流彼此的情谊。


恍惚间,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


说起烧烤,我与之接触不过是近几年的事情,因为我的“深居简出”造就了一些自身的孤陋寡闻,好多美食总是与我无缘,虽然烧烤也算不上什么美食。


同金离职之前,我们在一园吃了一次烧烤,饭局只有我们两个人,凋敝的很,因为算是一顿“散伙饭”,没必要搞得热闹非凡,因此,离别的气息很是浓厚,烤串好吃与否已被排斥在记忆之列。


去年7月份,昌勇得知我来了临沂,特地从河东赶来兰山尽尽地主之谊,我们便在临西六路的一家烧烤店落脚,一边吃一边说以前的事情。


时光流逝物是人非之事,总不免让人感怀。


迄今止,我在临沂只进过这一家烧烤店,吃过这一家的烧烤。不过,同一地区的烧烤方式大概是相似的。


于是,我不禁感慨:这里烧烤好吃之余,却少了梁邹烧烤的野性和随和,同时也少了几分市井气息。


梁邹的烧烤方式与兰山大有不同,在这里都是烤好了端上来直接入口,是柔是硬是好是坏全由烤串的人说了算,而梁邹烧烤则需要自己动手,将半熟的肉自己烤熟。


烤随己心,这算是梁邹烧烤的随和之处。


点菜以后,装满烧红木炭的炉子被人用铁锹提着放到桌上,然后所有的肉串和其他菜品都一次性上齐,剩下的就是自己发挥了,或者把肉烤的软一点,或者把肉烤的焦一点,火候的把握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全由你自己决定。


梁邹的烧烤店,烟熏火燎总是常态,因为受热的肉析出的油滴到火红的木炭上,一瞬间就冒起阵阵呛人的烟,经不住的往往咳嗽不止。


烟熏与火燎相伴,这便是梁邹烧烤的野性之处。


不过,这烟里渗透着烤肉的香味,即便扑在脸上,也没有想象中如生火做饭那般差劲,可说到底,有油烟熏着总归不舒服。


室外烧烤就怕有风,哪怕是一丝丝的微风也是不好的,常在室外,想没有风也不现实。人若多了,总有那么一两个人被淹没在油烟里,倘若运气好,当天的风向时时变化,那大家伙都有“吸烟”的份儿,方显公平。


当然,可能在很多地方,烧烤摊位四季不衰,梁邹也是。只不过在冬季挪到了室内,撑起了无烟烧烤的炉灶。无烟烧烤奇在桌下的设施,中间置有盛水的盘子,将滴落的油统统接了去,而烧红的木炭则在炉口两侧,效率不比室外烧烤低几分。


吃烧烤,葱是必备的辅食,且是免费的,只要你的胃能容得下,随便吃多少都不妨事,只不过蘸葱用的酱却是有偿消费,一元一份也不算奢侈,或甜面酱或蒜蓉辣酱,口味都由自己选择。去年冬天,葱的价钱飞涨,可是吃烧烤葱必不可少,这可如何是好?


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老板总有办法,大葱不是贵吗?那就用洋葱代替,照常免费,倘若你吃不惯,可以花钱吃大葱,只要出得起钱想吃多少吃多少,没人管得了你。


梁邹的肉串价钱大都统一,猪肉五毛钱一串,羊肉自然要贵一些。可别小看这五毛钱的小串儿,你一个人能吃上十几块钱的串儿就算胃口不小。烧烤里,也鲜有不能烤着吃的东西,什么甜不辣,马步鱼,鸡翅,鱿鱼,牛板筋,青椒、豆腐、甘蓝甚至韭菜,都能上炉烤上一烤,平白无故搞出另一番风味,无不让人垂涎三尺。


吃烧烤,小饼也是必备的主食,这在兰山的烧烤里是没见过的。小饼的吃法随你的意,蘸酱、卷菜、卷肉甚至卷大葱均可。吃完烤串,若小饼还有剩余,可以把小饼串在肉串的签儿上,放在奄奄一息的木炭上烤,烤到酥脆方好,此时入口细细咀嚼,还能有些许不容易得的面香味。


当然,烤小饼一般是吃烧烤的最后一道美味,因为此时大伙几乎酒足饭饱,喝完最后一口酒,吃完小饼也该各自散去回家了。


去年8月底,我回邹平考科目三,曾经的美食一条街荡然无存,空空如也,只留下油乎乎的街面向初来人诉说美食街的繁荣过往:就在这窄窄的街道上,曾经在华灯初上的时刻便人流如织,直到午夜也不停歇,炒面、炒饼、炒菜、水果、馒头应有尽有,琳琅满目,每每骑行穿越此处,无不香飘四溢,让人垂涎欲滴。


据说,邹平县要申请改名梁邹市,环保市容这块应当花大工夫整改,经济开发区这边首当其冲,于是街边的小摊在数日内被拔除,听说城管、公安、武警,还有120联合作战,力度之大不可小觑,足以见当地政府治理之决心。


这些,我都不关心,我只想知道那些连铺成片的烧烤店,如今还在否?


那些年我们聚餐经常在七里香和馕坑;十二点下了中班,我们也常在一园吃烧烤;海龙和江涛在离邹之前,我请他们在七里香吃的烧烤,振华离邹之前,我们在馕坑烧烤;我离邹之前,翠儿和宇峰还有倩儿,也请我在馕坑吃的烧烤;我跟帅去了一次烧烤一条街,也在我离职之前,可是吃完才知道,帅并不喜欢吃烤肉,虽是我请,但于心不安;后来我走之前,光磊带着我跑去长山让文文做了一次庄,也吃的烧烤……


烧烤于我,不仅仅是调节食堂单调饭菜的美味,更重要的是,其间融入了几多难舍难分的兄弟情义。


烟是呛人的,可烤肉是香的,啤酒是凉的,可心是暖的。


近些时候忙得厉害,常常晚睡早起,周六坐定批作业时偶感困倦,实在难耐便闭目养神一小会;工作日忙完了匆匆吃口饭就开始英语网络授课。


当一天的忙碌尘埃落定,嘈杂声渐渐隐去,我总愿意一个人在黑暗的角落缄默不语,坐一会静静心。


有那么几次晚上害饿,我特别想吃烧烤,于是不免想起梁邹烧烤的烟熏火燎,想起馕坑,想起七里香,想起一起浴血流汗的日日夜夜,想起大家伙觥筹交错的深厚情谊。


如今,那些曾经一起倒班的兄弟各奔天涯,大家一直往前走,于是日子永远回不到原点。可是,我们一步三回头,总能看到一些熟悉的时光近在眼前,温暖当下的日子。


前几个月,丁小静发了一个动态说:我做梦了,我是有多么想念魏桥?


而我,从来没有做过有关于梁邹,有关于魏桥的梦,但这并不代表不不留恋那些逝去的日子。


我想,她想念的可能不是魏桥,而是她在魏桥结识的既三观甚投,又有情有义的朋友,在那个人品稂莠不齐,人性鱼龙混杂的大染缸里,心地纯善的人还是多数。


有时候,人选择栖身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何尝不是为了一个魂牵梦萦,决定此生至死不渝的人?


不论我走到哪里,不论你们走到哪里,我都希望你们生活越来越好,岁月流逝,时光更迭,希望你能把日子过得云淡风轻,也希望你既能时时心平如水,又能月色满怀。

 

我将在


一路繁花中


祝福你


 



 

生活

岂止于美

图文:王小朱

编辑:王小朱

长按二维码关注


王小朱,一个不太忠诚的文字爱好者,闲来无事的时候喜欢用一些并不怎么精彩的文字记录身边的小故事,写一些微不足道的小散文,不敢用微薄之力搅弄文字风云,只求用赤诚的心,温暖同样温暖的你。